《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2(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412 字 2个月前

“你确定是疯子?”白青弦伸向手机的手顿了一下,又很快恢复自然。

“我看了通报的新闻,那个人被制服后看起来挺正常的,就是普通人的样子。”秦商微微皱眉,“老板,世界末日什么的……只是玩笑吧?”

新店员的语气竟然变得有些不确定了。

白青弦也打开了手机,新闻软件的首页刚刚通报了一新闻,地点和事件都和秦商刚才说的一样,里面确实有那个四处咬人的疯子被制服的照片。

照片上被抓住的人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中年男性,甚至还在被抓住之后露出了慌乱和迷茫的表情,看着应该和丧尸之类的怪物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

白青弦注意到那张照片上,似乎有一截深绿色的藤蔓从“疯子”的衣领处钻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发财树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不是一颗发财树鸭。

第4章

商业街的一天依旧喧闹繁华,只是人来人往的谈笑声中多了一些对隔壁街恶意事件的讨论。

不过并没有人因此而联想太多,只觉得那是一个犯了病四处咬人的疯子,并因为没来得及围观现场的情况而感到有些可惜。

至少白青弦在店门口打理左右两边“花”圃里西红柿和黄瓜的时候听到了类似的对话。

“老板,那个孩子还没有醒过来。”店里传来秦商有些担心的声音,他口中指的孩子自然是被白青弦放在软椅上,从早上一直睡到了下午的那个古怪小女孩。

为了不吓到新店员,白青弦只说那个女孩是朋友家的孩子,因为朋友有事外出才让孩子在店里待一段时间。不过白青弦也没有想到那个小家伙在尝了一滴白瓷瓶里的东西后竟然会一觉睡到现在。

“小孩子嗜睡很正常。”白青弦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对了,看到柜台上那个信封了吗?里面是这个月的薪酬,还有一张超市卡,就当是这个月的员工福利。”

“但我才刚刚上班。”秦商的语气里透着困惑。

“什么时候发都一样,而且现在这笔薪水对你来说更重要吧?”白青弦知道新店员这会儿的经济情况并不好,“而且……”

“而且?”

白青弦面带笑容地看向秦商:“没什么,你也忙了一整天,可以下班了。虽然商业街的晚上也很热闹,但店里的生意会变得清闲很多,我一个人留在店里就可以。”

把秦商送出“清闲驿站”的时候,白青弦还是轻声叮嘱了一句:“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回店里来。”

等送走秦商之后,白青弦看了一眼下方的红色迎客毯,又看了一眼还在软椅上睡着的小女孩和“发财树”,干脆拿上手机关掉店铺出门去了。

天气还没有真正入夏,所以随着天色渐晚,周围的气候也开始转凉。

“清闲驿站”所在的两层小楼在林立的高楼建筑中极为惹眼,而走在商业街人行道上的白青弦也同样很引人注目。

长得好看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白青弦走在人群里的时候,周围的人总会下意识避开一些,这也使得白老板周围出现了对于傍晚商业街来说有些不可思议的空旷地带。

那种感觉,就好像白青弦和周围的这个世界之间存在着无法突破的隔阂。

也就是这个时候,白青弦突然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这倒不是因为对方一直在偷偷看他,还是因为对方肩膀上有一株非常细小的绿苗。

叶片的形状和颜色看起来和店里的小家伙并不一样,但存在的方式却有些相似。

于是白青弦在对方又一次看过来的时候,对他微微一笑,在那个年轻人因为意外而愣住的时候,白青弦就走过去伸手抚过对方肩膀,直接摘走了那一株绿苗。

整个过程不费吹灰之力,这也再次让白青弦确定那一株绿苗和店里那个完全不一样。

在白青弦看来,店里的那个小家伙像是一株从异世界来到这里的植物,因为想要融入人类的世界而拟态成了人类的样子。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肩膀上的那一株绿苗,在被白青弦取下来之前似乎正准备将两根细小的根须扎进年轻人的身体,甚至在被白青弦取下来之后那两根根须都还在慌乱地晃动缠绕着。

像是还没来得及控制人类身体就被白青弦阻止的寄生物!

“你……你好!”刚才被白青弦碰了一下肩膀的年轻人,正脸颊有些泛红地盯着白老板看,“我,我叫温瑜,能不能,能不能……”

那年轻人的眼神,还时不时瞥一眼附近酒吧的方向。

白青弦却并没有让对方把话说完,只是带着标准化的笑容说:“先生,我们的店就在附近,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今天有打折优惠的活动哦!”

在路上遇到突然搭讪的男男女女对白青弦来说并不稀奇,比起冷漠拒绝,白青弦更习惯让对方主动放弃。在白青弦看来,这些人对自己关注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外表在优良分80以上,所以只要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技巧来让这个评分降低,这些人就不会对他那么感兴趣了。

果然,白青弦的话刚说完,名叫温瑜的年轻人就被走在他身边的同伴拽走,那个同伴一边拽还一边对温瑜说:“别上当了,那种派推销员上街拉客的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等你进去之后就会不断骗你钱!反正别理会帮那种店打工的人。”

对方的反应完全在白青弦的预料之中,周围原本还有其他人盯着白青弦看,在听到白青弦和温瑜那个同伴说的话之后,也都快速避开了白青弦的视线,甚至从他周围远远绕开。

“我……我可以的!”被同伴拽走的温瑜竟然对白青弦大声说,“我可以去你们店……啊!”

被同伴重重敲了下脑袋后,那位温瑜先生还是被硬生生带走了。

白青弦也不禁失笑,对方似乎意外地有些执着。

等周围奇奇怪怪的视线快速减少之后,白青弦才再次看向那一株被他抓在手中的绿苗,细小的叶片上长着密密麻麻的锯齿,完全没有店里那个小家伙的叶片那么圆润可爱。

即使被白青弦用力揪着,那绿苗如同有生命一般挣扎着的两条根须也依旧执着地想要钻进白青弦的掌心肉里,只不过无论那两条根须怎么努力都钻不进去,渐渐就平静下来。

白青弦本以为那一株绿苗已经开始放弃寄生,却没有想到在他和一个路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绿苗竟然瞬间用力在他指尖挣扎起来,用着蛮劲想要跳到隔壁路人的身上去。

“哼。”白青弦一直带着笑容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之后直接将绿苗揉进手心,右手再张开的时候掌心处只残留了一点草木灰。

“虽然对研究之类的事情一窍不通,但对斩草除根这样的事倒是再擅长不过了。”白青弦自嘲地说了一句后,脸上又再次熟练地换上了标准化的笑容。

白青弦的目的地就是秦商经常去的那家超市,在感觉到这个世界存在着某些已经发芽了的不安种子之后,白青弦觉得他有必要在店里储备一些必需品。

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白青弦都不会太担心水源和粮食的问题,但对于喜欢研究和品尝食物的白青弦来说,能够让食物锦上添花的肉类和调料也是必不可少的。

除了在超市采购一部分之外,白青弦还准备通过网络采购一些。

在用手机付款的时候,白青弦看到了屏幕上一个通讯好友的名字,想了想之后就一边用左手轻轻松松拎起那几个加起来比他还重的大购物袋,一边用右手拨通了某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陈先生,我是白青弦。”

「原来是白先生。」那声音虽然苍老,但听起来中气十足,「又有极品的玉石想要出售了吗?」

“上次出售玉石的钱已经足够用了,这次找陈先生是为了其它的事情。”白青弦在街上行走着,天色变暗,商业街两边的路灯也瞬间亮了起来,“以陈先生的身份,应该知道最近发生了一些和植物有关的糟糕事情吧?”

「我不太明白白先生的意思。」

“我可以用一枚玉石和陈先生交换一些有用的消息。”白青弦嘴角轻扬,“陈先生的声音听起来不像以前那么虚弱,您应该已经发现我之前卖给您的那枚玉石有特别的力量了吧?”

「咳咳咳!」电话那头的陈先生好像喝水呛到了,「什么?你知道那枚玉石的特殊性,还用那么便宜的价格卖给我?!你知不知道那枚玉石甚至可以延长我的寿命?」

“原来陈先生一直以为我出售那枚玉石是有眼无珠?”白青弦不禁轻笑,抬头看向天边的晚霞,“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倒是陈先生那边有没有可以交换第二枚玉石的有用消息?”

「……我确实听说了一些,具体的资料我会让人发给你。」陈先生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可以的话,这一次我不想要你的玉石,我想让你欠我一个人情。」

老狐狸!

白青弦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没有说话。

「这就当你同意了,资料我很快就会发过去。」电话那头的陈先生根本就没等白青弦说话,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奈地摇了摇头,白青弦倒是没将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对这个世界的科技和交易方式一窍不通,认识了那个姓陈的老头之后才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能够以一种不那么违和的方式融入这个世界。

虽然一开始就是互惠互利,但从白青弦的角度来说,他确实一开始就欠了那位陈先生一个人情。

拎着购物袋回到“清闲驿站”后,白青弦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一整理进仓库,关掉了店里所有的灯光和设备之后,他就把还蜷缩在那里睡着的小家伙抱去了二楼。

二楼是白青弦居住的空间,看起来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房间,有通往阳台的落地窗,有衣柜床铺和沙发之类必备的家具,角落里还有给“发财树”备用的一个大花盆,总之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将小家伙安置在沙发上,又盖了柔软的被子之后,白青弦又离开了房间,继续沿着楼梯向上走。

“清闲驿站”所在的建筑只是一栋两层小楼,不过斜顶的屋檐下还藏着一个小小的阁楼。白青弦打开阁楼的门之后需要微微弯腰才不至于撞到倾斜的屋顶,所以这里与其说是阁楼,不如说是白青弦的私人的秘密储物间。

不过这个储物间里除了一扇半人高的小窗户之外,就空荡荡地只摆着两个木质的箱子。

两个箱子的外表看起来很相似,都雕绘着一些祥云的纹路和复杂难懂的未知符号,箱子里似乎装着一些很贵重的东西,但却并没有安装任何锁扣。

白青弦在其中一个箱子旁边坐下,然后才将其打开。

如果让秦商看到藏在箱子里的物品,一定会觉得难以置信,因为箱子里整整齐齐叠放着的竟然是一把把贴满了符咒的长剑!

所有的剑器都没有剑鞘,只是如同被符咒封住了一样,安安静静地躺在箱子里。

白青弦轻抚过剑身,轻笑着说:“我们的存在,可能和世界末日一样令人难以置信吧?”

作者有话要说:就突然想写点慢节奏的。

第5章

白青弦摘掉戴了一天的平光眼镜,洗漱完毕换上睡衣之后,陈老先生所说的资料已经传到了他的手机上,用文档和表格甚至数据图表归类整齐,看起来一目了然。

据那位陈老先生获得的资料,包括今天隔壁街道发生的“疯子”袭击路人事件在内,类似的事情一周内就已经发生了十二起,而且陈老先生追根溯源的第一起“疯子”事件中,最后被抓捕的那个人绝对不是疯子,而是不久前才因为发现了植物新物种而上热搜新闻的一位植物学家。

有一些资料可能是陈老先生也无法触及的,但他似乎从某些渠道知道那位植物学家的家人甚至接触过的亲友都被集中控制了起来,原因不明。

与此同时,陈老先生也都提到了那些“疯子”身上出现的不同植物茎叶,那些东西虽然还很小,但还没有小到不被人看见的地步,类似的特征不断出现在那些“疯子”身上,会这么快引起注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出现的异样和植物有关。」

「可能还在接触过的人群中传播。」

「所有的‘疯子’被抓走后行踪不明,这件事情应该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

「但应该很快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白青弦顺便读了陈老先生写在资料最后的一些备注,可惜他对这些事件的未来并不像陈老先生那么乐观。无论那些植物所造成的影响看起来多么微小多么可控,白青弦都认为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借助这些资料,白青弦对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异样也有了初步的推断。

他觉得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应该是“植物”,而且是一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未知植物。这些植物可能来自这个世界的某些神秘角落,也有可能干脆就像电影里拍的那样是来自异世界的入侵物种,这些植物对于人类应该怀揣着恶意。

目前白青弦只见过两种入侵植物,其中一种这会儿正躺在他卧室的沙发上呼呼睡,这一种植物似乎可以将自己变化成人类的样子混入,而且从那个小家伙对着白青弦右手拼命咬的情况来看,她对人类也并不友好。

另一种就是白青弦从年轻人温瑜肩膀上拿走的那一株绿苗,应该是寄生型的植物,通过将根须寄生在人类的身上来达成某种目的。

如果白青弦没猜错的话,这一周内发生的十二起“疯子”事件,应该就是那种寄生型植物造成的,它们寄生在人类的身上,甚至可能控制了它们的身体。

白青弦不会忘记,他现在看到的这些植物都还只是细小的芽苗。

等它们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月光穿过落地窗映照在白青弦的床上,他虽然没有什么睡意,但最终还是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他和所有准备入睡的普通人类一样,都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之后会发生什么。

……

“清闲驿站”的新店员秦商还是Z大在读的学生,所以周一上午的时候只有白青弦一个人守在店里,之前被投喂后就一直睡着的小家伙还留在二楼的房间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