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3(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387 字 2个月前

「疯狗咬人了!!!!」

在听到视频中一声大喊后,一个路人直接被寄生体咬伤倒地,白青弦眼神一凝,清楚地看见寄生体身上的黑色荆棘循着血飞快窜到了那个被咬伤的路人身上。

虽然那个路人慌忙将荆棘揪断往后逃,但那截被揪断的黑荆棘却飞快窜进了路人的裤脚。

还没等那个寄生体扑向下一个目标,白青弦就看到有两个眼熟的身影从视频画面之外冲了进来,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背包压向狂吠的寄生体,隔着厚厚的背包将它压倒在地上。

「帮忙,它力气太大了!」其中一个身影转身看摄像头,分明就是“清闲驿站”迟到了的店员秦商。

视频镜头内的所有人都纷纷后退了一步,没有一个人走上前去。

就在这个时候,相关部门车子的声音由远及近,对于已经有些压不住寄生体的两个人来说,那声音无疑代表着帮手和安全的希望。

但糟糕的是,就在人群纷纷给相关部门让路的时候,寄生体突然开始疯狂挣扎,一瞬间从两个背包的压制下挣脱出来,返身就咬住了秦商身边那个人的手腕!

「吼——」

哀嚎声中,寄生体被显然有备而来的相关部门用电击棒制服,但前一秒被寄生体咬中手腕的那个人却捂着伤口倒在地上。

之后视频中就出现了新闻内容中所说的“不可思议画面”,那只寄生体被制服无法动弹之后,原本紧紧缠绕甚至扎进它身体中的黑荆棘竟然像有生命一样松开寄生体四下逃窜。

在无数的惊呼声中,白青弦看到有一段黑荆棘像之前那样循着地上的血迹窜进了秦商身边那个人的衣服里。

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

白青弦翻开手机的通讯录,他记得前天秦商入职的时候留了电话号码。

第7章

「老板,我这里出了点事,今天可能没有办法去上班。」

白青弦打过去的电话刚刚被接通,那头就传来秦商有些气喘的声音,语气听起来很焦虑,显然遇到了一些糟糕的情况。

“我看到视频了,你们现在在哪里?”白青弦叮嘱“发财树”照顾苗苗并看家之后,就关上“清闲驿站”的店门,在商业街的路边叫了辆出租车。

无论时间长短,秦商都是“清闲驿站”的一员,对白青弦来说他们之间就已经结下了因果,所以白青弦不可能置之不理。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白青弦是特殊的存在。

白青弦也很清楚不久以后这个世界会有多少人遭难,但他没有那种不顾一切的高尚,不可能也不能去拯救全人类,他只能承诺一些恰到好处的善良,比如在那一截黑荆棘对自家雇员和另一个“莽撞”的人类造成更大伤害前制止。

在听清楚了秦商在电话那头说的医院后,白青弦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下车准备走进医院的时候,白青弦注意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三四个携带工具看起来很有组织性的人站在车旁边议论着什么。

“秦商,带你的朋友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最好是空病房之类可以锁门的房间。”白青弦走进医院大厅之后,看了一眼很多人正在等待的电梯处,直接转身向安全楼梯走去。

转身之际,白青弦的身边似乎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雾,向前迈动的步伐看似缓慢,但身形却在移动间渐渐变得模糊,移动的速度也快得让人难以置信,周围和白青弦擦肩而过的人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异常。

接到电话的秦商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带着处理完伤口又打了针的温瑜找了一间暂时没有人的病房。但让秦商没想到的时候,他刚刚告知身处病房的房间号,下一秒病房门就被人推开。

“老板?”

秦商一抬头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外的白青弦,对方挂断电话走进病房后,就直接将病房门锁死。

白青弦抵在门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用审视的目光看向手腕缠了一大圈的温瑜,然后微微皱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啊……啊……啊巴……”因为受伤看起来有些憔悴的温瑜在看到白青弦的一瞬间就已经呆若木鸡,听到白青弦对他说的话之后满脸涨红,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哑巴一样不会好好说话。

“我们昨天在街上遇见过吧?”白青弦想起昨天他去超市的时候遇到过这个人,当时他也差点被一株入侵植物寄生,“你还真受植物喜欢。”

“你……我……”温瑜拼命想要恢复说话能力。

秦商也看了看温瑜又看了看白青弦,突然明白了之前温瑜说的那个“看一辈子也不会腻”的人果真就是自家老板。

白青弦有些疑惑地看着温瑜,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已经受到了那黑荆棘的影响才变得这么奇怪,不过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对方客套,直接下达命令一样说道——

“你把衣服脱了。”

“……”被白青弦直直盯着的温瑜脚下一个踉跄,“什,什么?”

“麻烦先脱一下衣服。”白青弦一直沉着的脸上露出标准化的笑容,“有必要的原因需要检查一下。”

温瑜原本穿在外面的外套因为处理伤口而简单披着,身上只有一件白色的T恤,被白青弦那么盯着的时候整个人像是烧起来了一样难以保持清醒。

白青弦却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直接走过去就撩起温瑜上身的衣服。

被靠近的温瑜瞬间石化了。

不过白青弦根本就没在意温瑜衣服下面什么样子,他刚撩起衣服就看见对方腰腹处一片青紫,隐约可以看见像黑荆棘一样的纹路。

“温瑜这是怎么了?”秦商也目瞪口呆地看着温瑜。

“寄生的情况比想象中的更严重,那东西好像完全藏进了你的身体里。”白青弦有些冰冷的手指划过那片青紫,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紧张到僵硬,“难道你什么感觉都没有?”

“啊?那是什么!?”温瑜似乎这会儿才从见到白青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的情况后,就直接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病房外面突然传来声音。

“护士小姐,之前被疯犬咬伤的大学生真的在这里吗?”一个陌生的声音好像在询问温瑜的事情。

白青弦摇了摇头示意秦商和温瑜不要说话。

“奇怪,刚才让他们在这里等着的。”护士小姐因为找不到人而语气困惑,“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药房那里看看。”

“辛苦了。”

门外的人似乎在等那位护士离开,所以沉默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说:“另一个被咬伤的路人找到了吗?”

“已经带回研究所,这次发现的寄生植物可以完全钻进人……”另一个声音说了一半停下来,“这边的病房没有名签,应该是空置的吧?”

“嗯。”

“那就好,这次的寄生植物可以完全钻进人的身体,但会在表面留下一大片明显的青紫,不难辨认。我们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他还没有因为寄生植物的关系发疯,所以这种植物应该存在一定时间的潜伏期。很有可能等潜伏期结束后,就会像今天十字路口发现的那只疯犬一样完全爆发出来。”

外面的人虽然压低了说话声,但就站在病房门口不远的温瑜和秦商都把那两个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特别是腰腹处一大片青紫的温瑜开始头冒冷汗,可能下一秒就会晕倒过去的样子。

“总之,我们得快点找到那个大学生,他也被那条疯犬咬伤过,很可能已经被植物寄生。”门外的人声音听起来也很烦恼,“最近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现在二十四小时团团转都觉得时间不够用,这些事可能很快就要藏不住了。”

“到时候就连我们都只能自求多福。”

“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也去医院其它地方看一看。”

“好。”

门外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渐渐消失,白青弦重新拉开温瑜的上衣,又伸出另一只手,拇指在食指指腹划出一道血痕,沾着白青弦血液的指尖在温瑜腰腹处勾勒了一个秦商他们完全看不懂的图案,像是某种文字,但从未见过。

如果秦商曾经见过白青弦藏在阁楼箱子里的那些剑器,就会发现他在温瑜身上写的字其实和封印那些剑器的符咒上出现的文字非常相似。

等白青弦略显冰凉的指尖勾勒完最后一笔,温瑜和秦商都诧异地发现他身上那一片看着就特别恐怖吓人的青紫,竟然在白青弦指尖离开的那一刻和血液勾勒出的符号一起完完全全消失不见了!

温瑜伸出手摸了摸自己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的腰腹,抬头就用看神仙一样的眼神看着白青弦。

虽然他们都听不太懂刚才门外那些人话里的意思,但也可以感觉到温瑜身上的那片青紫绝对是非常糟糕的存在,甚至有可能会让温瑜被门外那些人带到那个叫什么研究所的地方去。

现在白青弦用血勾勒几笔,那片青紫就消失不见了?

秦商看着白青弦的眼神复杂:“老板,这就……治好了?”

让人意外的是,白青弦竟然摇了摇头:“我不擅长医治和研究,甚至可以说对此一窍不通,刚才也只是强制让他身体里的东西睡过去,让它暂时不对寄生体的性命产生威胁。”

“等它醒过来以后呢?”温瑜显然对自己的情况有了猜测,脸色苍白地问,“会不会像之前新闻里出现的那些家伙一样发疯,然后四处咬人?”

“可能会更糟糕一些。”白青弦知道之前新闻里出现的“疯子”都是被一株株入侵植物的幼苗寄生,而现在寄生在温瑜身体里的却是成长后的入侵植物,其对身体的影响必然会比那些幼苗更糟糕。

温瑜的身体再次摇摇欲坠。

“不过我很久以前遇到过类似的寄生植物。”白青弦扶了扶下滑的镜架,回忆着说,“寄生植物只会对那些比它们弱小的生物产生影响,所以这位温先生必须将身体锻炼得比身体里的寄生植物更强才行。”

“现在开始锻炼身体会不会来不及?”温瑜紧盯着眼前的白青弦,似乎这样能够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些。

“自救这种事情,只要手脚还能动,就怎么都不算晚。”白青弦又看了看眼前这两个半天内可能世界观翻转了的年轻人,最后还是轻叹了一声说,“等你们和刚才那些人见面后,就一起回商业街的‘清闲驿站’,我应该能找到一些对你们有用的补品和方法。”

“要不要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温瑜有些担心商业街那样人满为患的地方。

“相信我,没有任何地方会比‘清闲驿站’更安全。”

白青弦说着,就打开病房门准备离开。

白老板离开后不久,在病房里缓过劲来的温瑜一边让自己深呼吸放松下来,一边像是转移自己注意力一样对身边的好友勉强露出笑容:“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人,对不对?”

“他真的是一位……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

温瑜感慨着的时候,又发现身边的秦商一脸沉思似乎正在考虑什么。

“怎么了?”

秦商回过神来,迟疑着说:“如果这次你能得救,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那些人,还有那些人口中的研究所?毕竟外面好像有很多人都和你一样被寄生了,包括之前和你一样被那条疯犬咬伤的那个人。”

“你疯了吗?”温瑜厉声打断,表情沉了下来,“他刚才可是用了自己的血,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秦商可能是第一次从脾气温和的好友脸上看到那样严肃的表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只是说锻炼身体这件事而已,也许他教授的锻炼方法会对其他人有用。”

温瑜脸上的表情这才渐渐缓和,但还是双手抓住秦商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秦商,无论如何都不要做对那个人不利的事情,绝对不要!”

秦商还是陷入了沉默。

当整个病房没有了声音,他们甚至可以听见医院外的大街上又一次传来了已经令人麻木的尖利惨叫声。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好奇攻,镜子只能说……本体在“欢迎光临”下面呢。

第8章

“清闲驿站”所在的商业街,似乎刚刚发生了一起“疯子”袭击人的事件。白青弦回到店门口的时候,对面的酒店和两边餐厅的人都还依旧站在那里讨论着,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

也许是看热闹的人太多,“清闲驿站”门口种着的番茄和黄瓜虽然有栅栏围着,也依旧出现了损伤的迹象,店门口铺着的那块“欢迎光临”的迎客毯也被踢得歪歪扭扭,白青弦只能再将它整整齐齐铺好,安慰似地拍了拍。

“白老板,你回来了?”

隔壁网红餐厅的经理看到白青弦后打了声招呼。

“梁经理。”白青弦点了点头,他不擅长记别人的名字,不过他记得这位邻居姓梁,名叫梁实,似乎天生就很适合在餐饮业工作。

之前那块旧的迎客毯就是这位梁经理送的,包括“清闲驿站”的供货渠道之类细节他也帮了忙,是位不错的邻居。

“之前看你的店门关着,还以为你也准备关店不干了。”梁实经理虽然长相不出众,但看起来总会给人十分整洁的感觉,注重自己形象的同时也能把餐厅管理得井井有条,但现在看着眉宇间却愁云密布。

“也?”

“最近这附近总给人很不安全的感觉。”梁经理走到“清闲驿站”门口,像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样,有些担心地说,“而且我们餐厅一些食材的供应商突然涨价了很多,有的甚至断了货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