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4(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236 字 2个月前

秦商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花坛前,中午的烈日暴晒,他却在那里站了两三个小时,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

白青弦也许有着一些这个世界的人所没有的能力,但他的能力非常偏科,竭尽一生将一种能力修行至极致,其它充耳不闻,连让温瑜身体里的寄生植物沉睡都得用血这种笨拙的办法。

不过“清闲驿站”的房子本身有一种力量,可以让“清闲驿站”出现在商业街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因为一栋两层小楼的突然出现而感到诧异。这种力量在白青弦带着房子“跑路”后才会慢慢消失,那个时候白青弦已经不知所踪。

很方便,毕竟是来自某个人的馈赠。

在发现手机的网络已经无法连接之后,白青弦随手将手机留在了路边的一张长椅上,独自离开城市。

为了寻找一个可以舒舒服服晒太阳的居所,白青弦最终离开了繁华的区域,沿着少有人迹的道路来到与之前相邻的另一个城市的郊野,最终停在了有着草地和一片湖泊的地方。

白青弦一路走来遇到了不少妄图寄生在他身上的入侵植物,但它们的力道甚至不如苗苗的牙齿,虽然扰人,但对白青弦来说不算什么。

他不擅长治疗和研究,也不会对那些被植物寄生的人类动手。

但对于那些四处乱窜的入侵植物,白青弦很擅长斩草除根!

现在这个世界的状况在白青弦看来也很不好,一路走来他见到最多的就是在路面乱窜的荆棘,有一些荆棘飞窜的时候周围的普通植物甚至会瞬间枯萎,其中的毒素比其它入侵植物更不好对付。

白青弦时不时还会看到大面积的灼烧痕迹,应该是有人用火烧的方式来对付入侵植物。

而那片草地和湖泊所在的地方除了白青弦之外并没有什么人迹,甚至连入侵植物都几乎没有,因为湖泊附近有许多奇怪的参天大树,所有的树干交缠而上树筋暴起,枝叶却显得稀疏,有点像是被放大了数十倍的“发财树”。

这些奇怪的参天大树应该也是某种入侵植物,傍水而居,白青弦从树间穿行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每一根树干甚至扎根土壤的树根不仅有生命,而且十分坚硬如同钢筋,也就是它们阻止了那些想要靠近湖泊的荆棘和藤蔓类入侵植物。

不过在被白青弦斩断了一堆树根之后,这些树的摇动虽然依旧愤怒,一时间却不再袭击白青弦。

这些树包围着的湖泊和草地也成了一片难得的净土。

虽然树木参天,但站在湖边的时候能看到舒服的阳光洒落在湖面,整个人沐浴着阳光欣赏着湖面粼光的时候,白青弦没怎么犹豫就决定将新家坐落在这里。

他甚至想要马上让“发财树”先生和苗苗从房子里出来晒晒太阳。

于是,一栋挂着“清闲驿站”店牌的两层小楼就出现在了被入侵树种包围的湖边草地上,“发财树”每天有了在外面晒太阳看湖景的福利,不会说话的拟态植物苗苗则成了白青弦在这个“桃花源”里唯一可以教导的对象。

周围的入侵物种一直对白青弦有敌意,只是暂时隐忍着。但那些入侵物种看起来却很喜欢苗苗,有时候甚至会用较细的树干缠成秋千讨好那小家伙。

陪着苗苗学习语言,教授她那些如同画符一样的文字,看着她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和那些入侵树种玩耍,用简陋制作的鱼竿在湖边钓鱼,白青弦的时间似乎在不经意间流逝得飞快。

“清闲驿站”坐落的地方本就偏僻,再加上没有人能突破那些越来越高甚至有些遮住阳光了的入侵树种,白青弦无法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只有每次看见冰柜和调料柜里越来越少的材料时,白青弦才会考虑要不要从这里离开一段时间。

白青弦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

“白白!白白!”

白青弦正坐在湖边钓鱼的时候,依旧是三四岁模样的苗苗穿着蓝色白外套的小裙子向他扑了过来。虽然离开城市前帮苗苗准备了一些衣服,但小裙子的蓝色还是褪去了一些。再加上苗苗总是在树林里玩,原本质量还算不错的小裙子已经变得毛毛糙糙。

经过这么长时间,学习能力不那么好的苗苗也能说一些简单的词句了。

“白白,阳光没了。”苗苗委委屈屈地坐在白青弦旁边的草地上。

“是啊。”

这段时间湖泊周围的入侵树种越来越高,渐渐的,除了正午时间之外已经很难有阳光照在湖面上。特别是到了下午的时候,被那些树木包围着的湖泊和草地甚至会变得阴冷不适。

“树很坏,白白欺负它们。”苗苗头顶上的绿苗明明吸收了不少白青弦珍藏的玉髓,但和苗苗的这具身体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起来绿得有些通透,嫩叶的边缘更加圆润,像是漂亮可爱的小艺术品。

“不可以,苗苗忘了我告诉过你的事吗?”

白青弦看着眼前随着时间流逝越发清澈的湖水,像是给小孩子讲故事一样说:“我还有发财树先生,和苗苗一样都是从别的地方来的。”

“苗苗是,大魔王!”苗苗很有信心地拍拍小胸脯。

“也许是,但我和发财树先生却不是救世主。”白青弦脸上的笑容带着些无奈,“只因为原本的世界完全崩塌,无奈前往其它世界寻找一线生机的逃难者而已。”

“找,阳光好的,世界。”苗苗睁大双眼,眼睛里已经有了之前不存在的光彩。

“能找到就再好不过了。”白青弦揉了揉苗苗的发顶,“但普通且完整的世界根本容不下我们的存在,我们能够前往的只是那些临近崩溃末路的世界,这些世界早就已经伤痕累累,随时可能崩坏破碎,所以我们才能勉强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和树,什么关系?”苗苗疑惑地歪头。

“当然有关系,虽然我们得以在这里停留,但这个世界已经像是破碎后勉强黏在一起的水晶球,如果使用超出它承受范围的力量,就一定会加速整个世界的崩坏!”

“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不要做也不要干涉其它不必要的事情。”

白青弦看向远方,这就是当初他带着“清闲驿站”匆匆离开商业街的原因。也许当初那个年轻人是希望他能够为这个世界做更多事情,但他并不知道白青弦的参与可能会让这个世界的境况变得更糟糕。

事到如今,白青弦对那两个年轻人的印象变得有些模糊,甚至需要用一番功夫才能回想起他们的名字。

“白白,声音!”苗苗突然有些警惕地看向树林。

白青弦也注意到树林的方向传来了一些不同以往的动静,夹杂着碰撞声、叫声和呵斥声。

“好像有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为儿子解释了一下。

第10章

“啊啊啊!是怪物树!”

“快把火把点起来!这些怪物树应该还没有免疫火烧!但小心点别把怪物树点燃,那可能会引起它们暴动!”

“该死的,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怪物树,而且比我们以前接触到的怪物树高太多了吧?吃什么长大的?!”

一个三人小队出现在入侵树种形成的树林里,三个人身上都穿着皮革制的衣服,将他们从头到尾包裹得严严实实,再加上每个人手里点燃的火把,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宁愿看这些怪物树也不想看到秦商那家伙,至少我们还有火把。”队伍中的另一个人也有些恼怒,“除了这里之外,其它通往下一个安全区的路都已经被毒荆棘和那些植物的寄生体占领,那些可恶的东西已经进化到被火烧都不会死了!”

“你现在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毒荆棘了。”一开始说话的人咬牙切齿,“除了我们这三个傻瓜,还有谁敢这么跑到怪物树的地盘上?”

“我们有什么办法,‘老同学’这个身份三年前就不管用了,秦商这几年越来越奇怪,虽然对别人还是挺好的,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怪不得温瑜那么早就和他分道扬镳。”

“你们别聊天了行不行!”正用火把烧着树根的第三个人暴跳着回头,“再聊下去,我们估计就活不到去下个安全区投奔温瑜的那天了!”

三个人这才继续背靠背一起,一边努力让蠕动的树根在他们手中大火把的影响下退缩,一边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

“这片树林到底还有多深?我们的火把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小队里戴着眼镜的青年因为身处树林暗处而被火把晃花了眼。

另外两个人长相相似,应该是兄弟,再加上年龄相近,有可能是双胞胎。

就在三人小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眼镜男突然停下脚步,使得一直关注着背后的那对双胞胎直接撞了上来,三个人险些全部摔倒在地上。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催我们吗?”

“我觉得我可能眼花了。”眼镜男依旧停在那里,“你们有没有发现周围的怪物树好像停止攻击了?”

“树林里黑乎乎的,千万别掉以轻心!你应该知道有的入侵植物很狡猾,最擅长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袭!”双胞胎之一依旧不断挥舞着手中的火把,但火势正在肉眼可见的变弱。

“但我还看见……看见前面有一个小女孩!”眼镜男将火把向前递了递,忍不住提高音量,“前面路上站着的真是一个小女孩!”

防备着后方的双胞胎下意识转过身来,像眼镜男火把指示的方向看去,竟然真的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小裙子的女孩站在那里,大概四岁左右,皮肤在火光的映照下白得发亮。

但是当那个小女孩和他们完全对视上之后,又飞快地转身向树林深处跑去。

更要命的是,随着那个小女孩的离开,周围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的怪物树枝干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刚才那些怪物树难得的安静,似乎和那个小女孩有关?

在发现到这一点之后,眼镜男看了看他们手中即将熄灭的火把,立刻对身后的同伴说:“我们快跟上去,跟着那个小孩走!”

说着也不询问他们意见,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追向那在火光和黑暗树林中隐约可见的蓝色裙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赌一把之外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三个人口中“怪物树”的树根纵横整个树林,起起伏伏,坑坑洼洼,跑起来非常费劲。

“我们练了那么久吐纳法,就算比不过秦商和温瑜。也是小有所成,怎么连个小女孩都跑得比我们快?”路不好走,再加上树林间的蓝色裙子消失得越来越快,三人小队很快就只能凭着直觉拼命向前追。

当手中火把全部燃尽,完全陷入黑暗中的三个人已经完全可以听见身后的怪物树树根和树干快速移动的声音,即使身心疲惫他们也必须竭尽所能加速,就算被树根绊倒也要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

不过他们也习惯了这种事情,当人类面对铺天盖地袭来的入侵植物时,疯狂的奔逃永远是大脑的第一选择,就算他们练习吐纳法来增强自己的身体,但那些入侵植物同样在繁殖生长和进化。

即使跑到呼吸困难五脏颠簸,也得继续跑下去。

“包!”

跑在最后面的双胞胎之一身后背着的包里是他们这段时间的口粮,但一根直接刺过来的树干却在他将身体避开的同时抽走了身后的背包。

“别管了!”他的兄弟直接将他拽住,继续跟着最前面的眼睛男跑,在根本看不见什么蓝色裙子的黑暗环境下,也只能相信同伴的直觉了。

“前面有光!”

被乌压压一片的怪物树压迫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跑在最前面的眼镜男近乎破音地大喊了一声。

与此同时,三人小队还看见之前跑得无影无踪的小女孩正俏生生地站在光的那边,那条很普通的蓝色裙子此刻在三个人眼中简直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眼镜男瞬间脚下一滑,直接扑倒在了树林间的草丛上,跟在后面的那对双胞胎也因为来不及刹住车而被同伴绊倒,像叠叠高那样跌倒在一起。

踩过草坪的脚步声在三个人前方响起,他们下意识抬起头往前看,发现除了那个穿着蓝色小裙子的女孩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20多岁的青年牵着小孩子的手站在他们前方。

“这种鬼地方,竟然真的有人……”被压在最下面的眼镜男说完这句话之后,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那对双胞胎倒是没有晕过去,只是依旧倒在那里抬着头,目光情不自禁地停留在那个陌生的年轻人脸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