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5(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295 字 2个月前

“我们去问过,但他什么都不肯说。”哥哥向左不禁扶额,“作为朋友我们能理解,但他不愿意跟我们说也就算了,还发疯地想要找一个不知道什么人。”

“一直以来秦商都驻守在安全区里,这件事发生后他却非常频繁地离开安全区去找人,就连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在安全区的声望一落千丈,很多人觉得他并不是在找什么人,只是想要找机会彻底离开安全区。”

白青弦像是在认真听故事一样,静静地听着。

“我们也去找过秦商,觉得如果他真的是在找人的话,可以向隔壁安全区的温瑜询问一些线索,毕竟温瑜学长的实力也很强,在隔壁安全区声望也很高,说不定秦商可以在那里找到他想要找的那个人的线索。”向右说着,表情竟然还有些委屈,“结果我们就被他从住所轰了出去,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他脸上出现那样生气的表情。”

“所以你们就离开了安全区?”白青弦又给双胞胎倒了杯水,顺便给了向右一条沾湿的毛巾,让他敷在昏迷同伴的额头上。

“怎么说也是朋友,就这么走也太不够意思了。”向左摇了摇头,“但秦商每次从外面回来之后,整个人就会变得更加暴躁。”

“有一次我们特地给他接风,想和他好好谈谈,结果他看着一桌子的食物神情恍惚,突然就说要喝什么鸡肉粥,小野好不容易倒腾出来之后,秦商只喝了一口就转身离开……”

两兄弟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倾诉机会一样说了很多,一直到躺在沙发上的另一个同伴齐小野开始转醒,哥哥向左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白青弦:“真是抱歉,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

“没什么,我也好久没有听别人说过这么多话了,还得谢谢你们。”白青弦脸上的笑容依旧如春风轻拂。

似乎也是这样的笑容,让原本应该保持戒心的向左和向右说了那么多多余的事情。

“总之我们还是决定离开一段时间,一是想要去看看隔壁安全区的情况,二是想要问一问温瑜学长知不知道秦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温瑜学长和秦商在入侵植物出现之前就是好友,却在入侵植物出现后很快就和秦商分道扬镳,再加上上次我们提到温瑜学长的时候,秦商那种难得愤怒的表情,让人总觉得学长会知道些什么。”

“怎么回事?”昏迷在沙发上的另一个同伴齐小野醒了过来,张开眼睛就看到了沙发、茶几以及非常普通的室内装饰,“我是在做梦吗?我们没有闯进怪物树树林?或者说入侵植物什么的,都只是我的一个梦?”

“是梦就好了。”坐在一旁的向右喃喃了一句。

“我去处理一下外面的鱼,再摘一些蔬菜,三位好好休息一下。”白青弦看出三个人需要独处的空间,就找了个借口笑着离开。

“清闲驿站”的玻璃店门在白青弦身后关闭,又等了一会儿之后,向左和向右两兄弟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白青弦和苗苗的身份告诉醒来的同伴。

“所以你就当着陌生人的面说了秦商的坏话?”齐小野有些吃惊地看着两兄弟。

“现在想来确实有些奇怪,看着那位白先生的时候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向左也有些摸不着头绪,“可能是身边难得出现不认识秦商的人吧?也可能是心里的话憋太久了?”

一旁的弟弟向右点头如捣蒜。

“算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齐小野扶着沙发起身向玻璃橱窗外看去,一眼就能看到湖泊四周长满了的恐怖怪物树,“总不能因为你们觉得那位白先生人好,所以就想要永远留在这里吧?”

“我们当然要离开,但是……”向左犹豫了一下,“我想让那位白先生和我们一起离开。”

“……”

“为什么?”齐小野刚刚从昏迷中清醒,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向左看了一眼店外:“如果白先生同意和我们一起来,那他身边那个小女孩肯定会和他一起走。小野,那个小女孩的特殊能力,不是你第一个发现的吗?”

齐小野瞬间惊醒,他怎么可能忘记那些在他们举着火把的时候依旧试图攻击他们的怪物树,竟然在那个穿着蓝色小裙子的女孩出现之后乖得像是景观摆设一样。

“哥,之前白先生说过那些怪物树会疯狂攻击他,不然他和他妹妹可能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向右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我觉得总有办法,可能那位白先生一直安于这里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向左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也许那个小妹妹的能力……比我们想象的更神奇。”

三人小队一时间陷入思索和沉默。

在外面忙碌的白青弦并没有兴趣偷听店里的交谈,或者说他不用听也能够猜到那三个人在谈论些什么。事实上,无论向左向右他们商量的结果是什么,白青弦也早就已经决定离开这一片小小的世外桃源。

白青弦确实在“清闲驿站”隔壁开垦了一小片地,种了一些番茄、黄瓜和青菜,这些也都是他不知道什么放在仓库角落里的东西。虽然这么长时间一直用灵泉浇灌这些普通作物,让它们不仅成熟得快,味道也有别于普通蔬菜,但再这么变着法子烹饪同样的材料,白青弦也有些腻了。

在不知道外面世界能不能得到丰富补给的情况下,白青弦不禁开始考虑……入侵植物好不好吃?

突然被白青弦眼神注视的小苗苗警惕地回头,看着白老板的笑容却偷喵喵背后一寒。

白白,好恐怖。

白青弦笑着逗弄了一下戴着蓝色宽檐小帽的苗苗,然后站在那里望着平静的湖水。

“果然还是太寂寞了。”他又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清闲驿站”,轻喃了一声:“你还要我等多久?”

坐落在那里的“清闲驿站”没有半点动静,除了铺陈在玻璃店门前的那块“欢迎光临”红色迎客毯已经又有些褪色之外,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苗苗,我们离开这里去外面玩,好不好?”

小苗苗仰头看白青弦:“为什米?”

“因为需要补充食物。”白青弦耐心地解释。

“没有牛奶了吗?”在苗苗的认知中,白青弦平时给她的玉髓就是牛奶,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那倒不会。”

白青弦嘴角轻扬,他之所以选择在一个个陷入绝境的世界停留是有底气的,而所谓的底气就是他这个最后幸存者逃离最初世界的时候,将他认为有用的东西全部一扫而空,包括所有的玉髓、取之不尽的灵泉和灵米之类,都被藏在了“清闲驿站”阁楼的另一个箱子里,只要不大量使用,就不会被世界排斥。

“白白去那里,苗苗就去那里。”小苗苗至今还搞不懂“那”和“哪”的区别,但语气却很坚定。

作者有话要说:没错,就是一人独爽的爽文啦!

第13章

拥有随身的住所,拥有崩溃世界所有的资源,拥有绝对可以自保的能力……

这一切无论怎么想都该是风光无限的事情。

也只有在白青弦夜晚沉入梦境后,才会一次又一次回忆起成为那个世界最后的幸存者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等阳光照进二楼的落地窗,从深眠中醒来的白青弦又告诉自己,这是一种幸运,然后带着笑容面对新的世界。

……

“你们真的不跟我们一起离开?”向左向右和齐小野因为白青弦的热情招待而在“清闲驿站”用了一餐,但在他们提出想带白青弦和苗苗一起离开怪物树林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

为了不招惹麻烦,白青弦并没有在三个人的食物中增加特别的材料,所以就算他的厨艺还不错,三个人最多也只是感慨几句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食物了,并没有像当初秦商喝那碗用灵泉灵米熬制鸡肉粥的时候那样大惊小怪甚至目瞪口呆。

“这里毕竟是我们的住所,就算想要离开也得收拾整理很久,三位总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等我们。”白青弦知道怎么把整个“清闲驿站”打包带走,但那样的画面却并不打算让其他无关紧要的人看见。

“但你们两个人要怎么从怪物树林走出去?”向左还记得白青弦说过的话。

“总不能永远让苗苗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吧?她还没有好好看过外面的世界。”白青弦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脸上依旧是满满亲和力的标准化笑容,“放心,店里有高浓度的酒、棉布还有打火机,大多是以前店里的存货,应该可以帮你们准备足够的点燃物。”

听到白青弦说的话后,向左向右他们也是眼前一亮:“那真的是太感谢了!”

“我也得谢谢你们告诉我那些树的弱点。”白青弦笑着回应,“如果我和苗苗可以离开这里,也许会和你们在某一个安全区相遇。”

三个人中的齐小野对白青弦他们的了解是最少的,但这会儿也慢慢卸下了警戒:“我刚才注意了一下太阳的走向,如果笔直朝那个方向走,又能不迷路的话,你们应该会和我们一样到达温瑜学长的安全区,那位学长是一位温和的人,听说那边安全区的氛围也很好,只是因为去往那边的路被入侵植物和这片怪物树林堵死,所以很久没有那边的消息了。”

“我知道。”白青弦已经渐渐回忆起了那个叫温瑜的年轻人。

考虑到白青弦在这个世界的处境,他也很喜欢那个叫温瑜的年轻人。比起秦商,白青弦觉得和那位温瑜先生相处似乎是一件更加轻松愉快的事情。

向左和向右又劝说了一段时间,但白青弦并不动摇。

所以三个人最终还是趁着没天黑,带上白青弦给他们准备的东西以及一些需要的食物离开湖泊和草坪,深吸一口气后直接冲进树林。

“苗苗,让那些树放他们离开。”看着一伙人的背影,白青弦还是让苗苗帮了个小忙。

苗苗的存在对白青弦来说也是未知的,但他能够感觉到苗苗的力量并不强大,也并不具有控制或命令其它入侵植物的能力,即使是对周围的怪物树而言,也只是富有亲和力的同类。

之所以那些怪物树会听苗苗的话,和他们居住在这里三年与其朝夕相处有很大的关系。

也许向左向右他们甚至是白青弦记忆中的秦商在见到苗苗和怪物树的相处后,都会想要借助她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的困境。

但对于年幼无知的苗苗来说,面对怪物树林外面那些不知道成长进化成什么模样的其它入侵植物,可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果然还是因为太寂寞了,才会忍不住帮助他们。”想到苗苗给那三个人留下的印象,白青弦还是决定离开这里之后万事留个心眼,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身边人的安全。

无论如何。

三个闯入者彻底离开之后,白青弦还是和苗苗一起坐在湖边钓了好一会儿鱼,然后难得用没有稀释过的灵泉浇灌湖边留下的作物。

“各位树先生,白青弦在此叨扰许久,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和苗苗可能要就此启程。”

准备离开前,白青弦拱手向四周的怪物树们道谢,虽然这些入侵植物不喜欢他,但也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才让白青弦和苗苗度过了一段桃花园般无人打扰的生活。

白青弦说完的下一秒,怪物树陆续开始疯狂骚动起来,枝干像是乱鞭一样舞动,所有的树根拔地而起四处乱窜,简直像是在狂欢一样。

不过白青弦可不觉得这些怪物树是在高兴,那些东西看起来更像是在对他说——

「只要敢走进来一步,就把你绞成肉馅。」

白青弦之前和向左向右他们说的,也并不全是谎话。

毕竟从白青弦斩落一地树根枝干闯入这片湖泊草坪之后,他就没再和这些树打过交道。可能经历了三年的成长进化之后,这些入侵植物以为到了可以报仇的时候了吧?

白青弦浅笑了一声,右手向后一扬。

下一秒,身后“清闲驿站”最高处阁楼的半身小窗瞬间打开。

“哐当”的撞击声后,一把还被血字符纸封印缠绕着的剑器从阁楼窗户飞出,直接撞入白青弦手中。

右手握住长剑的刹那间,剑身轻震,符纸散去,原本看似平凡无奇的剑刃似乎在这一刻闪过幽蓝。这样的剑,白青弦似乎在阁楼里藏了满满一箱子。

持剑的手腕轻转,即使时隔再长时间,白青弦对剑也不会生疏,毕竟他修的就是剑道,而且是将这一途修炼至极致的存在。

虽然这个崩坏的世界根本无法承受白青弦真正的剑意,但砍断几条枝干几根树根,开辟出一条路来却并不是难事。

甚至在白青弦持剑的那一刻,之前还骚动狂欢着要复仇的怪物树们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原本从地里窜出来的树根也一秒回土,乖得不得了。

这么说可能有些武断,但白青弦觉得包括苗苗在内的这些入侵植物似乎都有些欺软怕硬。

和怪物树们“好好”打了招呼之后,白青弦带着苗苗回到“清闲驿站”门口,像当初在商业街的时候那样,将整个二层小楼变化成一把带链子的银色钥匙挂上脖颈,持剑而去。

怪物树中也有比较头铁的类型,不过被白青弦削断一大截树身后也快速安静了下去。这也使得向左向右他们得花很久才穿越的怪物树林,在白青弦和苗苗这边却只花了短短的时间就从湖泊一路来到了怪物树林之外。

被树林遮蔽的天空和光亮重新回到白青弦视野中的时候,他在真正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和他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了。

树林之外,距离白青弦他们最近的地方似乎是一处郊野的村落。

只不过这片村落看起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居住,泥砖砌成的村墙上爬满了长有古怪火红色果实的蔓藤,那密密麻麻的红色果实让人一眼看去就十分不适。

特别是当白青弦向前走了几步后,好像能够感觉到那些红色的果实正随着他的脚步小幅度转动,简直就像是有无数的红色眼睛正盯着他。

白青弦看了一眼地上爬满各种颜色荆棘和蔓藤的村落,直接转身准备从村墙外围绕过去,完全放弃了想要进入村落的心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