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6(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239 字 2个月前

吐纳法的存在,在白青弦的那个世界是基础中的基础,是他那个世界非修炼者从小就会的呼吸方法,只能提高人的身体潜能,不可能产生任何对这个世界来说非自然的力量。

白青弦还没去过多少世界,但他听一位值得敬重的长者说过,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规则。白青弦的那个世界允许有修炼者存在,而现在被植物入侵的这个世界却不允许任何非自然力量出现。

所以白青弦能给秦商他们的,就只有这种最基础的吐纳法。

而这个世界会崩塌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那些非自然入侵植物的出现,世界的规则被入侵植物打破,开始渐渐崩坏,规则不再完整,白青弦才能够来到这个世界。

等这个世界分崩离析,白青弦只能继续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还会遇到比最初那个世界更强大的世界也说不定。

“感觉这些入侵植物的攻击性并不强。”白青弦一边护着苗苗,一边询问,“除了我们不得不接触的那些,大多数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地上。”

“入侵物种的可怕性,不是只有攻击性。”齐小野脸色很不好地看着周围的荒芜和荆棘,“谁能想到这里原本是大片大片的农田,我以前还陪着家人来这里看过油菜花田。”

“入侵植物刚刚爆发的时候确实对人类极具攻击性,但后来‘吐纳法’的存在广为人知,至少这附近几个城市的人都练习过吐纳法,再加上安全区的建立,那些入侵植物越来越难寄生在人类的身上,渐渐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向右为白青弦解释了一下。

不过听到弟弟说的话后,向左却不同意地摇了摇头:“我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

“哦?”白青弦镜片后的双眼特别好奇。

“一开始这些东西作为入侵者数量还很少,为了抢占人类的土地只能疯狂进行攻击和掠夺。可是你看看现在……”向左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这些入侵植物已经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就像是这个世界的新主人,倒是人类只能蜷缩在安全区里,至今还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现在的情况下,这些植物已经完全没有继续攻击和掠夺的必要了。”

“可我们一路上还是很危险啊!”向右挠了挠头,有些想不通。

“原因很直白,有的入侵植物不喜欢人类闯入它们的地盘,而有的入侵植物……”白青弦想了想,“应该以攻击人类为乐吧?毕竟地方大了,什么植物都有。”

“是啊。”向左看向白青弦,“白先生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对外面世界一无所知的样子。”

“可能是年纪比较大,经历过的事情比较多吧?”白青弦半眯着露出浅笑,仿佛身后有花儿在开似的。

这个时候,正好有几个全身上下都被各种藤蔓植物或荆棘缠着的“寄生体”摇摇晃晃走过来,在感觉到活人的气息后立刻像疯犬一样扑了上来。

不过在应对那些寄生体的时候,向左和向右他们并没有像对待其它入侵植物那么谨慎,直接把寄生体踹到一边,然后砍伤他们的双腿。

“寄生体这种存在就好像是被淘汰的工具一样,身上的入侵植物虽然会长但不会进化,所以并不难对付。”向左解决完寄生体后,还和白青弦解释了一下。

白青弦牵着苗苗又跟着走了一段,在没有火毒藤和怪物树那样强大入侵植物阻挠的情况下,一行人向前推进的速度很快,向左向右和齐小野的三人小队无论是配合还是实力,确实都十分优秀。

他还注意到,虽然入侵植物中有火毒藤和怪物树那样厉害的角色,但周围的普通入侵植物大概就那么几种,一种深绿色的带刺荆棘,还有一种会和荆棘伴生的紫叶藤蔓似乎扮演着“谋杀”这个世界普通植物树木的角色,所到之地寸草不生。

一种开着黄色小花的植物,只会出现在沙化的土地上,甚至会促使周围的土地沙化。

一种红色的荆棘,不会主动攻击,但有剧毒,而且当有人或其它生物踏足它们领地范围的时候,附近所有的赤荆棘都会群起而攻之,闯入者几乎全部都尸骨无存。

拦在两个城市安全区之间,让三人小队只能冒险踏足怪物树树林的就是这种入侵植物。

还有一种看起来像是枯骨一样的白色荆棘,荆棘上的小刺带有会让人轻微麻痹的毒素。据齐小野说这种植物是在人类频繁火攻下出现的变异产物,一直如同毒蛇一样在地面上四处挪动,在感觉到人类或其它生物的存在后就会立刻缠上来,也是白青弦他们一路走来对付得最多的东西,必须在这些荆棘缠身并被麻痹前快速将其斩成几段。

团队配合在这种入侵植物面前很有效果。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啊!”

就在白青弦他们一路前进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女性求救的声音。

遥遥看去,白青弦发现前面一段路上竟然停着一辆看形状应该是面包车的车辆,只不过那辆车已经被那种枯骨荆棘缠成了一团,无论是车窗、车门还是轮胎都已经被紧紧缠住无法挣脱。

白青弦倒是很久没有见过交通工具了。

“有那么多前车之鉴,竟然还有开车跑出来的人。”向右摇了摇头。

向左却并不觉得奇怪:“留在车里虽然会被困住,但自己却不会受伤,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冒险赌一把的。”

“他们车头的方向和我们相反。”齐小野皱了皱眉,“他们该不会是想去我们之前的安全区吧?中间的路已经完全被赤荆棘和怪物树堵死,怪物树林外面还有那种火毒藤,这么过去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先去帮忙再说。”

眼看那些缠着车辆上的枯骨荆棘不停收缩,远处那辆面包车的变形几乎肉眼可见,整个队伍都加快了步速,白青弦都顺手抱起了小短腿跑不快的苗苗。

“白白,饿了。”苗苗趴在白青弦的怀里,委委屈屈地说,“想吃果子。”

“现在不能吃。”白青弦觉得如果苗苗这会儿拿出小书包里的那种火红色果实,可能又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苗苗不开心地嘟嘟嘴:“那喝牛奶。”

“等大家停下来之后再喝。”白青弦的步伐看似闲适,但紧紧跟在向右向左他们后面。

到了那辆遇难的车附近后,向左向右他们对着一车子枯骨荆棘折腾了很久,虽然和怪物树比起来这种荆棘脆得很,但一边砍还要一边提防那些荆棘缠过来,三人小队一时间有些无暇顾及白青弦和苗苗的安全。

一根枯骨荆棘就趁着混乱向白青弦脚边窜了过来。

还没等那东西偷袭成功,白青弦直接一脚踩了下去,本就坑坑洼洼的公路瞬间多了个凹坑。

“白先生,帮忙开门!”向左他们不可能解决所有的枯骨荆棘,只能先扫开车门旁边的一部分,一边阻挡其它枯骨荆棘,一边只能向白青弦求助。

白青弦走过去试图拉开面包车车门的时候,就注意到车门有些变形严重,而且还有一些荆棘卡在缝中,恐怕就是向左向右两兄弟一起来都不可能打开车门。

看了一眼忙得脱不开身的三人小队,白青弦修长白皙看似柔弱的手指稍微用上点额外的力道,呼吸间就直接拉开了车门,只不过车门因为这不寻常的力道被掰坏了些,看着好像下一秒就会哐当落地。

反正,白青弦算是完美完成了向左交代的任务。

至于车门……应该是枯骨荆棘的错。

面包车的车门被打开后,白青弦注意到有三个人蜷缩在车里,一对看起来慌乱的中年男女,还有一个看起来病态憔悴的老人。

白青弦看着半躺在车座上的老人,突然有些诧异:“陈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走过路过,大家别忘了收藏一下哦

第16章

白青弦和陈老先生的认识,还得追溯到他刚刚在这个世界落脚的时候。

那个时候白青弦还没从上一个远古野人时代的天灾世界回过神来,一身他原本世界的服饰与周围格格不入,偶尔遇见一个人类还会被要求合影。

他那会儿甚至不知道合影是什么意思。

从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即使在崩塌的世界之间辗转对白青弦来说也不是件自由简单的事情,就好像这个世界的入口和出口互不相干,白青弦经由入口进入这个世界,在发现出口之前也只能继续待在这里。

所以白青弦早就做好了在这个世界生活一段时间的准备,并在小隐隐于山和大隐隐于市之间选择了后者,好不容易找到这个世界人类交易玉石的场所,想要用身边最普通的一枚下品灵石兑换一些人类的财务。

而这位陈老先生开出的价码是最高的,也就成了灵石的最终买家。

当然,除了灵石买卖交易的关系之外,这位陈老先生还“好心”地帮白青弦解决了身份的问题,代价是灵石的最终价格打了个对折。

后来,“疯子”咬人事件刚刚出现的时候,白青弦就打电话给这位陈先生,向他询问过和“疯子”咬人事件相关的资料,他还记得当时这位陈先生非常爽快地让人将资料传了过来,唯一的要求就是让白青弦欠他一个人情。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和白青弦认识的老狐狸。

白青弦并没有刻意去偿还过陈先生的人情,毕竟他自小就了解因果,相信有一天会有最适合偿还这个人情的时机出现。

也许,就是现在这个时候。

“陈先生?”在已经有些破烂了的面包车里看见这位老先生的时候,若不是对方脖子上挂着用下品灵石雕刻而成的观音像,白青弦还真有些认不出他。

白青弦与陈老先生的交情不深,甚至没有见过几次面,但他印象中的老先生虽然头发花白而且身体不好,但调理得一直不错,在得到那枚下品灵石后更是被灵石中稀少的力量滋养,无论是身体还是精气神应该已经恢复到了最好的时候。

但眼前半躺在车座上的陈老先生……头发全白显得有些稀疏,身体消瘦如同枯柴,脸色苍白眼神中似乎透着绝望,露在外面的脖子和手臂上有着深绿色荆棘的纹路。

“您被寄生了?”白青弦没有想到这位老先生的境况竟然这么糟糕。

“白……”老人本有些涣散的视线渐渐聚焦在白青弦的身上,“是你……”

在外面阻挡枯骨荆棘的向左向右显然不准备给白青弦他们太多叙旧的时间:“车里的人快出来,我们这边撑不住太久!”

一脸惊恐缩在面包车里的中年男女马上将车座上的陈老先生搀扶起来,在白青弦的帮助下以最快的速度全员撤离危险的面包车。

“离面包车越远越好。”向左说着,就从身后背包取出一枚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一番操作后直接丢进面包车,然后催促众人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陈老先生的身体显然不适合奔走,但一旁的中年男女咬着牙用尽力气搀扶他,再加上白青弦在身边帮忙,总算是赶上了撤退的速度。

原本被白青弦抱着的苗苗,也立刻被向左接过去,抱着就向前跑。

“轰!”

几秒钟后,整辆面包车就在他们的身后爆炸开,连那些原本准备离开面包车向他们窜过来的枯骨荆棘也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再没了半点动静。

“那东西不怕火但很脆,用这种方式来处理会比较快一些,就是可能会引起其它入侵植物的注意。”向左有些犯难地看着行动不便的陈老先生,“这位老人家被寄生了?”

之前他们才和白青弦说“寄生体”是被淘汰的工具,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到被入侵植物寄生的人类。

“他是我父亲。”中年男人还没缓过神来,不停地流汗和喘气,显然体质也并不好,“我们所在的安全区出现了入侵植物,我父亲身体虚弱也没有怎么练过吐纳法,所以就中了招。”

“安全区怎么会出现入侵植物?”向左他们有些吃惊,“被人带进去的吗?”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我听他们说,是安全区附近出现了被入侵植物寄生的鸟类。安全区因为这件事情乱成一团,我们夫妇就趁着他们还没发现老人被寄生,先带着他偷跑了出来。”

“我们听说隔壁安全区有人可以治愈被入侵植物寄生的人,就想过去看看。”另一边的中年女人声音有些呜咽,“就是不知道我公公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向左盯着中年男人看了一会儿,然后诧异地说,“你是陈永安,华安集团的大老板?我本来打算毕业后就去华安集团面试的。”

陈永安撇过头去:“那都是父亲打下的基业,而且现在华安集团已经不复存在了。说来汗颜,即使是在安全区里,也一直是父亲在左右打点,想尽办法保障我们的生活。”

“至少你们没有在这个时候抛下陈老先生不管。”白青弦发现陈老先生脖子上挂的灵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灰甚至变黑,知道老人家就是因为灵石的原因才撑到现在没有变成寄生体。

但这枚灵石中的能量残留已经不多,白青弦需要立刻想办法帮陈老先生治疗。

“这附近有没有可以停下来休息的地方?”虽然觉得有些不可能,但白青弦还是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齐小野果然摇了摇头,“至少要赶到前面的安全区,才能停下来。”

“我们,还是得到隔壁安全区去。”陈永安看得出他们的目的地和向左向右他们相反,“谢谢你们刚才把我们救出来,谢谢。”

“不行,你们还是放弃吧。”向右嘴快地对陈永安他们说,“去隔壁安全区的路被赤荆棘完全堵死了,唯一一处没有赤荆棘的地方还是一片怪物树树林,你们根本不可能过去。”

“……”陈永安也不去询问向左向右他们是从哪里过来的,只是搀扶着老父亲,整个人像是瞬间老了十岁一样,眼神里多了一丝绝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