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7(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438 字 2个月前

秦商的举动,看起来像是将自己的血喂给其他人喝的疯狂举动,但也可以看成是在用稀释过的灵泉治疗对方。

如果白青弦的猜测没有错,那他也可以用灵泉为陈老先生治疗。

“秦商之所以像疯了一样找您,可能是在被所有人逼迫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您三年前为什么不告而别。”

温瑜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第18章

灵泉确实可以压制陈老先生体内的入侵植物,这是白青弦给陈老先生喂了少许灵泉后得出的结论。

因为陈老先生年岁已高,身体又虚弱,与三年前甚至现在的温瑜和秦商相比也是天差地别的状态,所以白青弦不可能让老人家饮用太多灵泉,那只会让陈老先生的身体变得更加糟糕。

“这样就没问题了吗?”温瑜就这么看着白青弦在让陈老先生迷迷糊糊喝了一些水之后,像三年前那样划破自己手指,用少许指尖血进一步压制陈老先生身体里的入侵植物。

想到三年前白青弦说过这么做会有损他的身体,温瑜的眼神就有些担心。

温瑜不知道白青弦给陈老先生喝的究竟是什么水,但他刚才眼睁睁就看着一个茶壶那么大的白瓷瓶凭空出现在白青弦的手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个似曾相识的白瓷瓶又再次消失不见了。

白青弦在温瑜的眼中显得越发神秘,但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静静地等在白老板的身边。

“入侵植物还在他的身体里。不过在老爷子身体康健的时候,他身体里的入侵植物就会继续被压制着。”白青弦也已经尽了力。

虽然在白青弦看来这些入侵植物渺小而脆弱,但人类的身体却比入侵植物更加脆弱,对白青弦来说就像是稍微用力一碰就有可能会被戳破的肥皂泡,根本经不起他继续折腾。

“老爷子的身体能恢复到健康的时候吗?”温瑜虽然不认识陈老先生,但他一路上搀扶着老爷子走过来,知道他身体虚弱到了怎样的地步。

“先让陈老先生好好睡一觉,也许睡了场舒服觉之后,老爷子的身体就突然恢复健康了。”白青弦对没有稀释过的灵泉还是很有信心的,至少还能让陈老爷子健康十多年的时间。

对于已经古稀之年的陈老先生来说,白青弦欠他的因果也算有了了结。

“说起来能找到治疗陈老先生的方法,还真是多亏了秦商的提醒。”白青弦也觉得把血当成药喂给别人喝有些缺乏考虑,不过秦商的举动也算是误打误撞,

如果不是秦商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喝过一大杯灵泉,那个他想要救助的女人恐怕根本熬不了多久。

“温先生,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治好陈老先生的吗?”白青弦一直在等温瑜提问,但对方却光顾着看他,好像对压制入侵植物寄生的方法丝毫不感兴趣。

阳光洒进二楼的窗户,他只看见温瑜笑着说:“我知道白老板很厉害,但无论是吐纳法还是治好老爷子的方法,都只是白老板您自己的东西,如果这么贸然询问,就像是直接想从您哪里抢过来一样。”

“这就好像一个特别有钱的人站在我面前,要是突然伸手向对方要钱的话,怎么想都有些不礼貌。”温瑜摇了摇头,声音又低了一些,“贸然要求对方将自己的财物无条件地送给全世界的穷人就更不可能了。”

“白青弦。”白青弦似乎是第一次在温瑜面前介绍自己的名字,“琴弦的弦。”

“温瑜。”

两个人算是又重新认识了一遍。

“所以,秦商真的在找我?”白青弦还是有些怀疑。

“之前他来找过我,问我有没有白老板您的线索。”温瑜看了一眼正在和卧室里一盆仙人球吱吱呀呀对话的小女孩苗苗,“我对那家伙说,就算我知道白老板您在哪里也不会告诉他,然后他就找我打了一架。”

“那段时间秦商看着像是失血过多,下手倒还是那么狠。”温瑜碰了碰自己肋骨的位置,像是还能回忆起当时的痛,“不过看在他这段时间过得也不舒服的份上,就这么算了吧。”

“那如果他找到我,他会怎么做?”白青弦是真的有些好奇。

温瑜想了想,皱眉说:“我不知道,但我不能冒险让他找到您。”

“冒险?”

“他可能会伤害你。”温瑜看向白青弦的眼神认真至极,“他现在能把自己的血当成药给别人喝,说不定找到你以后也会……”

白青弦安慰似地笑了:“放心,他伤害不了我。”

“他们安全区的研究所似乎研发出了一种新的金属,但用那种金属锻造的冷兵器实在太过沉重,只有秦商可以使用。”温瑜却并没有放心,“听说是非常可怕的武器。”

“其实我真的很厉害,毕竟吐纳法一开始不就是我教给你们的吗?”白青弦不禁怀疑,自己看起来真的是一副看起来需要保护的样子吗?

白青弦还记得之前在安全区外面和温瑜见面的时候,这个人就直接挡在了他和向左向右他们之间,像是在担心三人小队会伤害他一样。

那三个人,说不定连天天喝玉髓的苗苗都打不过。

“练习吐纳法的人很多,安全区里的人都练习过。”温瑜眼中的白青弦是神秘的,但并不是神秘的强者,而更像是神秘的学者或医者。在战斗力方面,温瑜甚至觉得吐纳法就是白青弦的底牌。

如果白青弦知道温瑜的想法一定会非常吃惊,毕竟他在研究和治疗方面才是真正的一窍不通。

“抱歉,我有些太激动了,白老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温瑜平静下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刚才有种像秦商那样将自己想法强压给白青弦的感觉,所以转移了话题。

虽然一时间有些难以解释自己的实力,但因为知道对方是真的在担心自己,白青弦也没有继续解释,只是顺着温瑜的话题,笑着说:“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安全区,如果是个不错的地方,也许我会找一个可以晒到太阳的地方,继续做个普通的店老板。”

“这里一直很平静。”温瑜十分肯定地说,“虽然最近出现了鸟类被寄生的情况,但我一定会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法。如果白老板愿意留下来,我也会帮忙找最合适的商……”

温瑜的话说到这里突然顿住,让白青弦觉得有些奇怪。

等了一会儿,对方才看着白青弦说:“三年前白老板的店就那么凭空消失,说不定三年后您还能将它再变出来?”

被说中的真相的白青弦转而笑道:“也许这次我会重新装修一下。”

“我们在这里聊了这么久,楼下的人可能已经有些等不及了。”白青弦牵起苗苗的小手从床榻边起身,就准备向门外走去。

而温瑜却在这个时候露出了十分犹豫的表情,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白老板,这个孩子……”

被白青弦牵着手的苗苗穿着俏生生的蓝色小裙子,还戴着遮挡头顶那株小苗苗的蓝色小帽子,再加上因为肚子饿而扁着嘴,看上去像有生命力的漂亮陶瓷娃娃。

“这孩子叫苗苗,是……”

“苗苗是小花!”还没等白青弦说完,苗苗就已经举起另一只手抢答,“白白说,苗苗一定可以开出漂亮的花花!”

“是朋友家的孩子,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就托付给了我。”白青弦轻轻按了一下苗苗的小手,“我是一个人,她也是一个人,就结伴而行了。”

“原来是这样。”温瑜看似淡定地点了点头。

不过,等白青弦带着苗苗先下楼之后,温瑜看了一眼还在床上昏睡着的陈老爷子,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控制不住的喜悦,甚至躲在角落里猫着腰,强忍着激动,沉默地做了好几次“欧耶”的动作。

做完一系列的痴傻举动后,温瑜因为兴奋而微红的脸颊还没恢复,就轻咳了一声,快速换上“安全区主心骨”该有的认真沉稳表情,跟着下楼去了。

在楼下等了很久的三人小队,看到温瑜下楼后立刻问起了和秦商有关的线索,不过这些事情涉及到白青弦的存在,所以温瑜自然一个字都不会说。

至于三个人想要在这个安全区停留一段时间的要求,温瑜并没有拒绝。向左向右和齐小野怎么说也是修炼吐纳法有所小成的人,而且跟在秦商身边的时候经历过很多直面入侵植物的场面,对于任何安全区来说都是可靠的战士。

白青弦则是带着苗苗在安全区里看了好一会儿,虽然婉拒了温瑜想要陪同的好意,不过在发现对方时不时会出现在普通人根本发现不了的远处位置后,白青弦也没有阻止。

路上的时候白青弦听向左说过,这个世界的安全区大大小小都有,小一点的可能只有学校范围,而温瑜所在的安全区其实就是入侵植物爆发后,人类将各个城市的中心城区用高墙围了起来而已。

街道和建筑物比比皆是,看起来和一个小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也正是因为范围太大,这样的安全区在面临可能出现的飞行类寄生体时,会出现比安全区更大的麻烦和危险。

白青弦可以感觉到安全区的大部分人都在生活的同时练习着吐纳法,除了偶尔看见停在某处的武装车辆,街道上再没有其它车辆的踪影,毕竟行走也是练习吐纳法的好机会。

虽然没有在三年前来过这座城市,但白青弦发现这个安全区并没有太多遮挡阳光的高楼,甚至因为很多地方被开垦的原因而显得空旷。

“苗苗,我们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怎么样?”

听到白青弦的询问,苗苗立刻点点头,有些等不及地说:“想树树了。”

树树,这是苗苗给店里的“发财树”先生取得名字,从小家伙来到店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忍不住和“发财树”先生亲近,白青弦甚至怀疑小家伙就是因为“发财树”先生的存在,才会在三年来走进“清闲驿站”。

在白青弦和苗苗寻找“清闲驿站”落脚点的时候,温瑜也给自己在安全区里的手下下达了指令,无论隔壁安全区的秦商以什么样的理由要求进入安全区,绝对不能放行!

作者有话要说:有的萌萌会想,既然没有太多交易的内容,为啥书名不是《我在末日有套房》。

嗯,其实镜子的梦想就是有自己的小商铺,天天闲来无事摸鱼还能小有盈利自给自足。不过这种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三次元开店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嘛,就只能在笔下实现了!

所以镜子更喜欢用“店”的原因是,既可以有自己的居所,又能惬意地生活。

第19章

安全区里多了一家叫“清闲驿站”的小店。

三层的小洋房,还有一个带小窗户的尖顶阁楼,外墙在阳光下更是白得发亮。

没人能想起来这栋小洋房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但也没有人去专注这件事情,大家只是单纯好奇地看着这家新开的杂货店,想知道它和安全区里其它的商店有什么区别。

“清闲驿站”坐落在一片阳光充沛的地方,周围有很多开垦的田地。

小洋房的后面也有个建了矮围墙的院子,将一片作物田围在其中,种了许多安全区里常见的蔬果。对那片田地,倒还有人记得那似乎是分配给附近陈老先生家的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换了主人。

洋房的一层就是规模不大的小店,玻璃橱窗镶嵌在墙上,不再是曾经的落地玻璃墙,店门也是挂着“营业中”小木牌的白色木门。

店内的货架除了出售一些日用品外,也限量出售少许蔬菜水果,不过怎么看“清闲驿站”出售的商品都严重不足,连销量应该最好的蔬菜水果都限量出售,怎么想都觉得店老板一个月的收入可能都不够买研究所的那些催熟剂。

如今的安全区里,所有被分配了田地的人都必须购买催熟剂,这倒没有什么强制的措施,只是不对作物进行强制催熟的话,可能无法供应安全区所有人的食物。

担心归担心,“清闲驿站”在安全区开门的第一天还是引来了不少好奇的顾客。

这些顾客原本只是为了看热闹而来,但在看见店里出售的蔬果后还是有些失望。毕竟使用了研究所新型催熟剂的蔬果虽然味道还是不好吃,但外表样子却好看得像是能摆在家里的艺术品,所有催熟的果实和蔬菜饱满多汁却没有任何蔬果该有的味道,一口咬下去像是在吃开水果冻。

久而久之,大家在选购蔬果的时候干脆放弃了对味道的追求,直接看哪家店的蔬果更好看更秀色可餐一些,这也算是末日来临之际的苦中作乐。

所以“清闲驿站”里的蔬菜因为外表不够美观,从一开始就让绝大部分顾客失去了兴趣。

最让顾客们觉得可怕的是,“清闲驿站”蔬菜水果的价格竟然比安全区的物价高五六倍,实在让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就算那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店老板长得很好看,顾客们还是一个个离开了小店。

有人离开自然会有人留下,除了几个老板的朋友之外,也有几个顾客因为盯着那位店老板看了很久有些不好意思,就在离开的时候随手买了一些蔬菜水果回去。

第二天,“清闲驿站”就在安全区里彻底出名了!

因为那些购买了蔬菜水果的顾客回去之后,稍微尝了一下竟然发现……“清闲驿站”里出售的水果蔬菜味道竟然和曾经未使用催熟剂的时候一样,时隔三年再次品尝到蔬果原本味道的人们几乎热泪盈眶。

其实安全区中依旧存在不使用催熟剂的蔬果,但数量十分稀少,就算除了供给特殊人物外还有对外销售的途径,但价格却是催熟剂蔬果的数十倍!

对于缺少收入来源的安全区居民来说,那些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可现在,这样的蔬菜水果竟然出现在“清闲驿站”,价格和那些传说中的蔬菜相比更是便宜得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不是数量实在太少太少,可能知道的人会很多一些。

于是“清闲驿站”开门的第二天早上,限量出售的蔬果就被销售一空。

可能是数量实在太少,甚至没有什么人对外宣传,渐渐都成了熟客。

对此,重操旧业的白老板倒是觉得轻松得很,剩下的时间直接关上店门休息也没有问题。虽然装修后的“清闲驿站”没有了落地的橱窗,却有了一个阳光更加充足的后院,白青弦甚至直接将“发财树”先生搬到了后院,再搬上两张舒服的软椅,就能带着“清闲驿站”所有的成员好好晒太阳了。

白青弦甚至难得地摘掉了“发财树”上各种花里胡哨的装饰。

无论顾客怎么保密,新开的小店突然出售奇怪蔬果也引起一些关注,不过温瑜似乎在背后帮忙解决了不少麻烦。

再加上陈老先生一家将田地借给“清闲驿站”,白青弦似乎又结下了一些因果。

所以作为代价,白青弦会为陈老先生一家和温瑜提供每天的蔬果。“清闲驿站”的蔬果成熟速度甚至可能比那些用了催熟剂的蔬菜水果更快,但让这些蔬果快速成长的秘密并不是什么研究所的催熟剂,而是稀释了好几倍的灵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