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日有家店》TXT全集下载_8(1 / 2)

我在末日有家店 镜吉祥 11419 字 2个月前

至今秦商都会控制不住地回想起白青弦煮的鸡肉粥的味道,那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次复现的味道。

如果说三年前秦商喝到鸡肉粥的时候会忘记当时的一切烦恼,甚至觉得一辈子当杂货店普通店员也是不错的事情。那么三年后的秦商再回忆起那个味道,却只有无尽的纠结,希望他的时间能够回到三年前的小杂货店,而不是站在成堆的入侵植物围堵之中。

入侵植物的爆发,也是秦商怎么都没办法忘记白青弦的原因。

在白青弦身边的时候,秦商总是安全的。就算朋友被入侵植物寄生,白青弦也会出现在他的身边,用颠覆世界观的方法治疗对方。就算入侵植物爆发,白青弦也将如今看来一定十分珍贵的吐纳法教授给了他们。

在入侵植物爆发前,秦商被秦家人保护得很好。

在入侵植物爆发后,给予秦商安全感的从头到尾都是白青弦!

因为白青弦,即使入侵植物爆发他也有了自保之力。因为吐纳法,他在安全区站稳了脚步,甚至连秦家人都一起成为了安全区内重要的角色,不用带着一家人疲于奔波。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白青弦。

在宣岚的事情发生前,秦商几乎没有体会过挫败的感觉,唯一一次还是在秦商看到“清闲驿站”所在的二层小楼和白青弦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那天。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经历了三年入侵植物爆发的秦商似乎依旧是三年前那个没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做事喜欢冲在最前面,不能允许自己失败,想让自己的每个决定都能让所有人开心,帮助他人甚至无私奉献的原因只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赞扬,与此同时他希望自己的形象没有任何缺点,却连最基本的抗压能力都几乎为零。

因为吐纳法,秦商变得很强。

但仅凭众人质疑的声音和眼神,就能让秦商变得心烦意乱手足无措。

想要治疗宣岚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秦商一开始只是想要用指尖的血去模仿当初白青弦治疗温瑜的举动,但手忙脚乱了一通也没办法完全复制当时白青弦做过的事情,甚至误将自己的血滴入痛苦挣扎着的宣岚口中。

也就是那个时候,秦商发现自己的血似乎能让不断痛快哀嚎的宣岚平静下来,并为此付出了更多更多的血,这样的举动甚至让秦商一度无法站稳身体,对他身体的耗损应该是极大的。

秦商却没有想到宣岚那个女人竟然将自己被“治疗”的事情说了出去,安全区里的所有人甚至是他的亲人都开始怀疑他隐瞒了医治“寄生体”的方法。

面对质疑,秦商并不是没有解释,他说了这种方法对自己耗损极大,甚至会危及他的性命,也说了这种方法只是暂时压制宣岚身体里的入侵植物,根本没有办法根治。

但周围的人甚至他的父亲,依旧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他。

三年来凝聚的光环,似乎在这一刻就快速碎裂开。

秦商甚至对父亲和其他家人解释了鲜血的事情,告诉他们鲜血流逝的时候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力量和生命随之一起离开他的身体,但那个在安全区里享尽富贵的父亲却只是严肃地问他——

“如果有其他被植物寄生的人出现,你也能像救宣岚那样救他们吗?”

“虽然可能对你的身体造成一定损耗,但在你能力范围内应该还可以做到几次吧?这会对秦家在这个安全区,甚至在附近所有安全区的存在造成非常大的利益影响。”

那一刻,秦商几乎要疯了,因为父亲问他的这两个问题,和他三年前最后一次见到白青弦时问的那两个问题……一模一样。

秦商甚至能感觉到父亲在那一刻看向他的眼神变了,就像是在看一块最上等的肉。如果秦商本身不具备战胜入侵植物的能力,那个是他父亲的男人可能会在下一秒就直接将他剖肉取血!

于是,秦商三年来第一次问自己……

当年他看着白青弦问出那些问题的时候,是不是也带着那样的眼神?

之前秦商去找温瑜的时候,那位过去的友人曾经嘲笑他说,他是因为突然间对白青弦感同身受,所以才疯狂地开始找那个人。

但秦商却觉得这不是全部的原因。

他会疯狂地找白青弦,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被那个仅仅相遇三天的人保护着,当他开始不敢面对父亲和秦家人的眼神,当他还是因为安全区里的流言蜚语感到慌乱,他下意识地想要找到那唯一一个可以给他安全感的人。

他甚至想要回到三年前,回到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回到他端起那碗鸡肉粥的瞬间。

有时候秦商甚至会想,那么一家店那么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甚至觉得那可能是一个梦,然后那个梦就一直都没有醒来过,他在梦境中经历了入侵植物爆发,他在梦境中经历了这一切,他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然后等梦醒来的时候,他就能从宿舍床上爬起来,沿着那条脑海中走过无数遍的路来到两层小楼前,看到那个身影站在店门旁打理花圃,然后抬起头笑着问他饿不饿。

“你是‘清闲驿站’的那个孩子对不对?!你认识白青弦对不对!”练习吐纳法大成的秦商猛地冲到苗苗身前,将挡在他们中间的小男孩推到一旁,激动地睁大了眼睛,“三年过去了你完全没有长大,这果然是因为经历的三年都是我的梦,因为我在做梦,所以我梦到的你完全没有长大!”

每次秦商希望一切都是梦的时候,就希望能从周围的世界里发现一些梦里才有的漏洞,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所以当秦商看见苗苗并奇迹般认出来的时候,下意识觉得这个“白老板朋友的孩子”时隔三年依旧是四岁左右的样子,就是他一直在做梦的证明!

他有些魔怔了。

无关外界,甚至无关他的父亲,秦商正莫名其妙地将自己逼疯。

“秦商,你疯了吗?!”看着秦商激动的样子,身后名叫“宣岚”的女人简直目瞪口呆。

看到眼前的小女孩不说话,秦商疯魔了一样抓住她柔弱的肩膀,一边晃动一边逼问:“你知道‘清闲驿站’和白青弦对不对?你知道我在做梦对不对?”

就连女孩原本牢牢戴着的帽子,都在秦商的摇晃中渐渐松动。

“啊!”

秦商还没问出什么,就听见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宣岚突然大叫了一声。

他下意识回过头去,发现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游窜出来的枯骨荆棘已经爬到了宣岚的脚踝处,那个女人被枯骨荆棘划破的伤口处流出鲜血,下一秒就有更多的枯骨荆棘从路边的沙地下飞窜出来,向秦商他们站着的位置袭来。

三年来战斗的直觉在那一刻似乎压制了秦商的疯狂,他直接拔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物件,一把缠绕着各种结实布料的巨大冷兵器,二十多米宽的刀身,几乎和秦商差不多高的长度,在被秦商挥舞着斩断那些枯骨荆棘的时候,兵器在沉重的轰声中深深砸进地面!

这柄冷兵器似乎异常沉重,即使是体质早已超出普通人范畴的秦商挥舞时也有些吃力。

巨型刀刃的每一次挥动,似乎都是秦商竭尽全力为之,这也使得刀刃挥舞时的风压大得有些出人意料,甚至……

甚至掀走了身后小女孩头上那顶原本就已经快要掉下来的小帽子!

这也是苗苗头顶上的那株绿苗,第一次出现在白青弦之外的人视野中。

至少站在苗苗对面不远处的那个叫宣岚的女人,就在苗苗帽子飞走之后看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写了三千T_T

应该快去下一个世界了吧?

第22章

“那个是……”

风中晃动的嫩绿小苗在苗苗的头顶上极为显眼,虽然小女孩下一秒直接按住了帽子,牢记白青弦的叮嘱将头上的小绿苗好好藏着。

但即使这样,站在秦商身边那个叫宣岚的女人,还是用古怪地眼神看着苗苗,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知道‘清闲驿站’对不对?”将深陷地中的宽刃用力抽出,转身再次询问苗苗。

“我……”

站在苗苗身边的小男孩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苗苗非常用力地捏住了小手,小声呼痛后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清闲驿站,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宣岚喃喃了一声,“那个白什么就是你想要找的人?秦商,我们从小就认识,我也认识你身边的每个朋友,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白青弦这个人,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你那么发疯地去找,甚至找得整个人都入了魔怔?”

“我不知道除了找到他之外,我在这样一个世界还有什么目标。”秦商就这么看着眼前的苗苗,“除了找到他,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要么找到他,要么就从这个梦里醒过来。”

“你一定知道什么!”秦商一边拿着武器,一边弯腰按住苗苗的肩膀。

也就是这个时候……

“轰!”

安全区门桥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高墙上巨大的门桥机关缓缓放下,一些人的身影出现在安全区的大门处。走在最前面的是温瑜和之前来投奔安全区的向左向右他们,进入安全区后三人小队一直都在帮温瑜一起解决最近越来越多的鸟类寄生体问题。

三人小队刚才也是看到温瑜和白青弦有些匆忙往门桥赶,才下意识跟了过来,没有想到门桥放下来的一瞬间他们就看到了之前和他们分道扬镳的秦商。

这让三个人不禁有些尴尬。

“上次来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带那把刀。”温瑜第一眼看到秦商的时候也很吃惊,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注意到两个孩子都没有什么危险后,才将注意力落在秦商那把大得夸张的刀上,“那就是传说中那把特质的刀?”

“对,据说锻造那把刀的材料非常特殊,材料稀少而且难以和其它材料融合,因为找不到优化的方法只能锻造成这种夸张的大小和重量,所以之前的安全区里只有秦商可以拿起那把刀。”齐小野压低声音解释,“秦商的那把刀甚至可以砍断怪物树的树根。”

这在齐小野他们看起来已经是强悍的表现。

而人工河对岸的秦商在门桥落下的时候,也一下子就看到曾经的好友温瑜和三张熟悉的面孔。等温瑜走上门桥向他靠近,秦商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在下一秒看见了跟在温瑜身后的那个人影。

一身浅色的衬衫和长裤,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容貌,熟悉的眼镜,熟悉的感觉甚至熟悉的笑容……

那笑容却在对方看过来的一瞬间消失无踪。

白青弦也没有会在安全区外面看见秦商,那个曾经身上有着阳光味道的大男孩,此刻五官变化不大,但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阴郁的感觉,皱起的眉宇和明显的黑眼圈让人觉得对方无论是清醒时还是睡梦中都充满愁绪,即使此刻午间的阳光洒在秦商的身上,他自己似乎依旧被自己制造的阴影遮蔽着。

“我找到了你了!”

白青弦听到秦商这么说的时候,就看见他一只手还按在苗苗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中握着的武器滑落到了地上。

这个世界的人类似乎有一见到他就丢到武器的兴趣?

“老板,老板,老板,老板……”秦商有些神经质地喃喃着。

“老板,告诉我,这是不是一个梦!”秦商在那里神经质的时候,按在苗苗肩膀上的手一直在不经意地加重力道,但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们都说我疯了,但我知道这一定是一个梦,只要找到你我就会知道答案,对不对?”

而苗苗虽然觉得很痛,但小家伙在看到白青弦的时候自知理亏,正心虚得很,硬是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白青弦完全收起了笑容,迈步从温瑜身边走过。

温瑜下意识拦住白青弦,但却被白青弦按住了他准备阻拦的手。在眼睁睁看着白青弦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温瑜刚才被按住的手腕处还有些微痛,甚至留有让温瑜感到不可思议的指印,很难想象刚才那无法挣脱的力道是来自于白青弦的那双手。

白青弦就这么一步步向秦商走近,但他的目光却从头到尾都看着依旧傻乎乎站在那里的苗苗。

“白白……”苗苗心虚地低下头。

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白老板竟然轻轻松松地拔起了之前被秦商丢下后再次陷入地中的那把巨大兵器,像是在把玩泡沫制作的玩具那样,在秦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刀背对他的腹部重击,力道之大直接让秦商向后狠狠摔在地上,隐约还能听到有什么折断的声音。

即使秦商勉强想要起身,依旧痛楚难忍地扶着腹部,怎么都动弹不了。

“现在梦醒了吗?”白青弦牵过苗苗的手用力捏了一下熊孩子的小手心,又顺手将武器直接丢到了秦商身边的地上,深深入土,“秦先生这是多久感到过痛了,才沦落到欺负小孩子的地步?”

温瑜他们也在白青弦后面赶了过来。

“你……你怎么可能……”向右还没有从白青弦拿起那把兵器的画面中回过神来,他甚至觉得白青弦拿着那把东西的时候,比秦商还要轻松很多。

“他没事吧?”齐小野虽然诧异,但也不放心秦商现在的状况。

“以他的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温瑜的体质状况和秦商最接近,所以并不担心,“也许真的能让他清醒一点。”

三人小队走过去将秦商扶起来。

温瑜下意识拦在秦商他们和白青弦之间,但没等他开口阻止秦商进入安全区,有几个快速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路的尽头处。

“那是……狗?狼?”高墙上的守卫有人用望远镜看清楚了那些东西,“怎么可能,现在外面怎么可能还有普通的动物?”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些东西肯定和入侵植物脱不了关系。”温瑜立刻招手让所有人回安全区,顺便对三人小队叮嘱,“就把他丢在门桥后面,绝对不许他靠近清闲驿站,离那里越远越好!等解决掉那些东西,就恭送秦先生回家去。”

白青弦一手一个熊孩子,面无表情地带着苗苗和男孩辰辰回安全区。

而那个叫宣岚的女人则紧紧跟在三人小队后面,默默注视着熊孩子苗苗的背影。

第23章

所有人回到安全区后,门桥重新关闭。

白青弦将男孩辰辰交给正在安全区里焦急等待的父亲林先生,然后就一言不发地牵着剩下那个熊孩子的手向“清闲驿站”走去。

转身离开高墙的时候,白青弦还能听到高墙上那些人的声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