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后我火了[重生]》TXT全集下载_8(1 / 2)

对于私生饭的跟拍、追车事件,很多艺人都遭受过,但是艺人们都因为一些话而敢怒不不敢言。这些艺人也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想败坏路人缘,都默默不敢发声。

“谁让你是明星?”

“你尽然选择了当明星,就要做好被拍的准备。”

“既然不想被拍,那直接退圈呗,还当什么明星。”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红,谁拍你啊。”

这些营销号不断抹黑许星洲的形象,一时间一些不明真相的路人都被这些营销号带节奏,某些男艺人公司的也想搞浑这趟水从中获益。

【发律师函是不是太严重了,最后不是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吗?】

【不会是工作室故意搞出来的新闻,博取关注度吧?】

眼看情况向着这些人想要的方向前进,但还没高兴多久,情况就发生逆转了。

虽然许星洲现在还不是一线明星,但是他是娱乐圈公认的音乐天才,成为一线是次早的事。而且他还有一层身份不为大众所知,他跟影帝霍沅晟有亲戚关系。

霍沅晟今年二十八岁,童星出身,十八岁凭借一部电影就获得金马影帝称号,为人低调,不爱发微博,也甚少参加综艺活动,在大众的口碑非常好,其粉丝团也在圈内是出了名的理智粉。

眼看舆论就要一边倒时,霍沅晟发了微博。

「霍沅晟V:每个人都有权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

尽管没有直接转发许星洲的微博,但众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声援许星洲。

万年不发微博的霍沅晟好不容易发一次微博,粉丝们都像过年一样高兴,恨不得马上放鞭炮庆祝。本来就觉得这次追车事件有点过分的粉丝,纷纷发微博支持霍沅晟。

在很多人还在猜测霍沅晟和许星洲的关系时,一些深受私生饭困扰的艺人发微博支持抵制私生饭。

随着支持的人越多,许多观望的明星都发博抵制私生饭,整个娱乐圈都动起来了。最后还上了S市的社会新闻。

【刚刚被一些营销号和博主带节奏,我都不敢说话了,说实话,许星洲大概是娱乐圈第一个敢正面刚私生饭的吧,马上路转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明星成了一种原罪。这种追车跟拍行为都成了正当的事,这扭曲的粉丝文化。】

【这次是许星洲命大没有出事,要是怎出人命了,这责任谁负?】

【这哪里是在追星,这分明就是在追杀。】

【想这种粉丝追车发生的事故还少吗?前些年有个小艺人就被搞的出车祸毁容了,都退圈了。造成这件事的粉丝还一点都不知道悔改,还在朋友圈说是他活该,好好停下来,让他们拍照不就没事了吗?】

【你说的是我知道的那个明星吗?碰上这样的粉丝还真是惨,这哪是什么粉丝啊?】

【难道每次要等到发生不可挽回的行为的时候,才能正视这种私生饭的问题吗?】

【作为路人的我看不惯这种行为,有些营销号为了恰烂钱,这种没底线的事也支持,也是醉了。】

【现在的粉丝都这么疯狂的吗?艺人也是需要私人空间的吧。】

【私生不是粉丝,是跟踪狂,偷窥狂。】

【不给她们拍,还会被指着鼻子骂,她们把拍的东西还拿出去卖钱。】

【私生也太可怕了吧,这都威胁到人身安全了。之前还听说过到明星家里安装窃听器还盗账号什么的。】

【之前不是有媒体爆出许星洲家里被私生安装摄像头窃听器的事吗?听说好像是从物业那里偷了钥匙潜进去的。】

【艺人褪去舞台上的光环,其实本质也是个普通人。】

【天呐,这也太可怕了吧,生怕哪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床边站着一个人。这算是私闯民宅吧?应该可以报警的。】

【追星不是生活的全部,要理智追星,过好自己的生活。】

【请做个人好吗?能不能不要以爱的名义做那些伤害别人的事情。】

【是不是粉丝还不一定呢,现在有些人专门打着粉丝的旗号,做一些违法的事,都形成一条信息买卖的产业链了,然后贩卖艺人的私人行程信息,身份信息,住址,电话号。】

【贩卖信息都是违法的吧,就应该通过法律来维权。】

【我只能说太败坏路人缘了,这种粉丝只会给她们的偶像招黑。】

【以前太纵容这些私生饭了,让他们觉得自己怎么做都不会有事。】

【私生饭绝对比黑粉还可怕,以前看到一个私生饭追拍艺人,艺人不让拍,顿时那私生饭骂那个艺人不是明星吗?没有粉丝你早糊了,你有现在的成绩,都是因为粉丝,现在拍一下怎么了。】

【明星这个职业虽然很特殊,但本质跟其它的职业一样,这并不意味着大众可以随意窥视他们的私生活,侵犯他们的隐私。】

【我觉得对待私生饭就应该强硬一点,对私生饭越善良,她们越变本加厉。】

【真替她们的父母感到不值,好不容易培养到这么大,是让她们来干这些违法的事情吗?真不知道在学校里都学的什么?】

……

许星洲工作室的休息室。

许星洲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一双大长腿有半截还耷拉在外面,右手微曲挡在眼帘,左手安份地放在小腹。衣角微微掀起,隐约露出肚子上的腹肌。

他是一个创作型的歌手,与时下男偶像面容有些不一样,他俊朗的外表下带着一丝刚毅。尤其是他那双眼睛,让人不由深陷其中。

何瑞推开门进来,看到许星洲的躺在那里,不由感慨,他们阿洲是真的帅气,不愧是能吸引千万女粉丝的人,被众多男偶像当成劲敌。

也难怪许多有男艺人的公司都想趁这个机会把许星洲拉下来,就算拉不下来,也想让他低迷一阵子。奶酪就这么大,少一个人分,其他人就分的多一些。

“阿洲,你跟霍影帝什么时候有交情了?”要不是霍影帝那条微博,现在他们还有的忙的。

听到经纪人的问话,许星洲发出一声慵懒的鼻音“嗯?”,然后把手从脸上拿开,“我没跟你说过吗?他是……”

突然的手机铃响打断了他要脱口而出的话。

“在哪?”手机里传来一声富有磁性的声音。

“在工作室呢。”许星洲一边坐起身一边回答道。

“等下来我这取一下IC卡,我让阿力在水岸花园给你租了一套房,那里的安保措施特别严,不会发生之前那种事了。”

“好,我现在就去拿。”许星洲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他现在住在工作室这边的公寓,之前他自己也是在外面住的,但是公寓信息被人卖出去了。

有私生饭躲在公寓那里蹲他,之后他还发现房间里被装了摄像头。后来他就搬回工作室这边了。

那边“嗯。”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瑞哥,我先走了。”许星洲收好手机,也不等何瑞回答,就离开了休息室。

“……”哎?!不是要跟他说霍影帝的事吗?

看着许星洲头也不回的背影,何瑞有些无奈。

作者有话要说:【娱乐圈角色没有原型,没有原型,没有原型】

我终于把男主拿出来溜一溜了,啊啊啊啊,激动~

虽然只现了声音,但男主都出来了,互动还会远吗?

大家可以猜猜男主和许星洲是什么关系?

看我们是不是想到一块去了

戏精小剧场:

读者:男主呢?

作者菌:不是出了个声吗?

读者: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作者菌:安排,马上就安排上

第21章登场

离开工作室,许星洲直接从地下车库开车往S市的郊区方向驶去。

两个小时后,到达郊区的一处别墅区。这里远离市中心的喧嚣,树木繁多,空气也十分清新。

经过大门口,许星洲摇下车窗,一名保安看到他的脸就直接对他放行了。

在车开走后,年轻的保安疑惑地问:“许叔,你怎么直接对那辆车放行啊?不用检查问一下吗?”

“小周啊,你刚来不知道,刚刚那位是霍先生的亲戚。”看着年轻保安稚气的脸,年纪稍微大一点保安回答道,“当保安也是一门学问,以后你还有的学。”

“知道了,许叔。”虽然还不懂当保安还有什么学问,但小周还是老实地应答了一声。

那边许星洲把车开到一栋中式庭院式的房子前停住。

听到汽车声响出来的张妈,刚好看到许星洲从车上下来,惊喜道:“阿洲少爷回来啦。”

“张妈,我小舅呢?”从车上下来的许星洲问道,手里还拎着在路上买的东西。

张妈接过许星洲递过来的袋子回答:“霍先生人在书房。”

点点头,许星洲换好鞋直接去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内一片静谧,连呼吸声也微不可闻,只有偶尔传来书页翻动的响声。

许星洲敲门进来时,霍沅晟的思绪正沉浸在书中,白皙且修长的手指正捏着书页,思考时食指无意思地摩擦着纸张的边缘。

一头碎发未经过任何烫染,精致的五官不输于任何一位艺人,长而卷的睫毛下是一双与许星洲相似的眸子,微微一看好似要把人吸进去。

见霍沅晟头也没抬依然在那看书,许星洲也没在意,他已经习惯了他小舅这样。

从小霍沅晟就这样,在他正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任何人都别想打断他,当他做完的时候他自然会搭理你。

许星洲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准备在他小舅搭理他之前打发一下时间。还没翻看几页,许星洲又把书放回原位。

这书太正经了,不适合他来打发时间。

无聊的到处看了看,突然他看到了正在窝在窗台边睡觉的雪球,这是一直白中带些奶咖色短腿猫,才五六个月大。

说道这只小奶喵,许星洲就有些郁闷。明明他长的也不是一副惹猫嫌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雪球就是不搭理他,每次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别看许星洲在粉丝眼里是A爆了的存在,但他从小就是个猫控。奈何他妈对猫毛过敏,让他养小动物的心愿落空了,每次只能云吸猫。碰不得猫,一碰他妈就知道。

现在可以养了,他行程又太多没有没时间陪小动物。好不容易等到他小舅有一只猫,但雪球又不喜欢搭理他。

许星洲:为什么rua猫这么难!!!

他轻手轻脚地慢慢靠近窗台,可能是睡得太熟了,平时一向警觉的雪球一点反应都没有。凑近是还能听到细小的呼噜声,毛茸茸的小爪爪还无意思地动了动。

就在他快要够到的时候,雪球瞬间清醒,用它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然后“咻——”的一下窜了出去。

许星洲一下泄气地把自己甩在窗边地躺椅上,连往常精神的头发都耸拉下来。

围观全过程的霍沅晟轻笑出声道:“我以为你知道,雪球不喜欢闻香水的气味。”

许星洲“噌”的一下从躺椅上坐起,看向不知何时已经看完书的霍沅晟。

“你难道没发现。雪球连庭院的花圃都不靠近吗?”

“可是我这味道很淡吧。”每次造型师给他做完造型,也就在他手腕上弄了点香水。而且今天都过了这么久了,早就散得差不多了。

霍沅晟挑挑眉,没有做声,然后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两张IC卡摆在桌上道:“这是你新公寓的钥匙。”

拿过一张卡,许星洲说:“这张就放小舅这里,以防哪天我忘记带了。”

跟以前一样,许星洲留了一份钥匙给他小舅,他有时候会把钥匙落在家里不记得带在身上。之前就有被关在外面的经历,后来他就习惯留一份钥匙给自己亲近的人那里。

闻言,霍沅晟也不意外,又重新把剩下的那张卡收到了抽屉。

***

另一边。

考完最后一堂考试,顾言溪率先走出了考场,周思晴的考场跟她不在一栋教学楼,所以她直接在校门口等周思晴。

十二月底的天气非常冷,顾言溪穿着一袭白色羽绒衣站在校门口旁边的树下等待。那静静等待的模样好像一幅水墨画与周围的喧嚣隔离开来。

每个经过她身边的人,都忍不住驻足观看。

突然顾言溪扬起嘴角,朝不远处招手,一瞬间众人感觉周围空气都暖了几分。

刚出校门,周思晴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顾言溪。

“你现在杀伤力越大越大了,下次还是带着口罩吧,不然都要造成交通拥堵了。”周思晴看着她们这边的人明显比另一边走得慢,而且还不是一般拥挤。

“这不是今天走得急,忘记了嘛。”

两人都非常默契地没有问对方考得怎么样。既然都考完了,就没必要深究考得好与不好,反正都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何必再徒增烦恼。

等周思晴过来,顾言溪就把手搭在她的肩上,一起走向不远处停的公交车。这车是学校包的,等她们上车时,已经坐了好些学生。

学校对学生考研都非常支持的,每年都会包十多辆公交车,接送考生去考场。又方便又安全,也不会耽误事。

等公交车开到学校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两人吃完饭刚回到宿舍,一进门,就被宿舍的景象吓到了。

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人,从没见过她们宿舍有这么多人。

顾言溪:???这是干什么?

周思晴:开派对?她们不在就这么high吗?

“好,今天就都这里。”林楠手一挥,然后围着她的人都散开了,那架势还有几分指挥官的模样。

还没等顾言溪和周思晴反应过来,一群人又呼啦啦地走了,最后宿舍里只剩下林顾言溪她们三个人。

顾言溪一头雾水,疑惑地看向林楠。

接收到她疑惑的目光,林楠解释道:“我们刚刚在给偶像控评反黑呢。”

嗯?两人一脸茫然地看着林楠。

“你们还没看今天的热搜吗?”都结束考试几个小时了,也应该看了吧?现在热搜还在那挂着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