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后我火了[重生]》TXT全集下载_24(1 / 2)

一边的顾言溪鼓着脸看着霍沅晟。

“怎么了?”挂断视频后,霍沅晟就看到顾言溪跟个生气的河豚想,不禁失笑。

“我什么时候变成阿姨了。”这一点在所有女生那里都是个痛,如果他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她决定单方面跟霍沅晟生气一天,还是哄不好的那种。

顾言溪都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在霍沅晟面前越来越放得开了,而且也越来越幼稚。

“元元叫你姐姐,那你得叫我什么?”霍沅晟没有回答顾言溪的话,反而问她说。

“舅舅?”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想到刚刚视频里元元是这么叫的,于是顾言溪犹豫地喊出口。

听到顾言溪跟着元元这么叫他,霍沅晟眼眸一深,眼睛盯着她看,然后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超顾言溪逼近。

顾言溪看到这样的霍沅晟,紧张的吞了吞口水,然后也一步一步往后退,最后被他逼到无路可退,靠着墙壁。

然后霍沅晟两只手撑在她肩膀的两边,把顾言溪圈在自己的身前,然后俯身看着她的眼睛。

逼得她只要看着霍沅晟的眼睛。

现在这个样子的霍沅晟格外的具有倾略性,他的眼神就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顾言溪想逃开,但是却被霍沅晟紧紧的束缚在他两臂之间。

突然工作室的门打开了,小高吃惊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阿力脸上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好似看到他们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顾言溪和霍沅晟听到声音,两人一同转头看向门口。

小高张张嘴巴要说什么,就被阿力拎着衣服的后领子拖走了,走之前还顺便把门关上了。

关门之前还能听到,小高在嚷嚷:“快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等声音渐渐飘远后,顾言溪回过头,又一眼撞近霍沅晟深邃的眼眸中。

她被看得脸上发烧,心脏也扑腾扑腾地乱跳,然后趁他没防备,就从他的臂弯下面钻出来。

“我……我找小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也不敢看霍沅晟的眼神,然后落荒而逃。

霍沅晟收回撑在墙壁上的手,然后自己靠在墙壁,神色莫名的看着顾言溪离开的背影。

出去后,顾言溪跑远了,不知不觉跑到了剧组这边,担心妨碍剧组的拍摄,她转身就想换一个地。

这霍沅晟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到刚刚的情形,顾言溪脸上的热度又上升了几分。

还没等她想明白刚刚的事,顾言溪的思绪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前面的,停一下。”

听到声音,顾言溪回头一看,之间一个男人脸色苍白地抱着一个箱子过来。

“你是叫我?”顾言溪用手指这自己说。

担心自己自作多情,然后又看看四周,发现除了她跟这个男子也没有其他人了。

那应该是在叫她了,“你找我什么事?”

“麻烦你,帮我把这个搬到道具室里。我内急,麻烦你了。”这人也不管顾言溪会不会答应,直接自说自话地把箱子放到她面前,就跑了。

“哎……”

那人听到这声,跑得更快了。

跑这么快干嘛?她只是想说,方向错了,那边没有厕所。

算了,等他没找到自然会问别人。

然后地下头看着被那个人放到地上的木箱子,上边还有一把锁。

***

导演组休息室

顾言溪进来后,看见这部剧的负责人都在,然后还有一个低着头背对她的人站在她的前面,看着装好像是工作人员,感觉是犯了什么错。

“导演,你找我?”

“这个箱子你见过?”还不等导演开口,制片人就急吼吼地问道。

“见过。”看了一眼制片人指着的箱子,顾言溪回答说。

这个箱子好像是她搬到的道具室,那个锁的样子比较特别,她当时还特别看了一下。

“那现在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呢?”制片人追问道。

顾言溪摇摇头,什么东西?这箱子她就没打开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我搬到道具室后,就走了,箱子里面的东西我不知道。”

“撒谎,我看就是你拿的,除了你还能有谁。”顾言溪旁边的那个人抬头说。

等他抬起头,顾言溪认出了是那个让她把箱子搬到道具室的那个男人。

“我没有拿,我都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而且这个箱子有锁,我没有钥匙怎么打开。”

“这把锁已经被人撬开了。”那人脸上略微有些得意,“你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东西肯定是你拿的。”

方宇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直默默听着他们的话,静静地思索两人说的话。他是不太相信,箱子里的东西是顾言溪拿走的。但现在他也不能偏帮着顾言溪。

“你们两个现在各执一词,我们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你们直接调取监控不就知道了吗?我记得这去放道具的地方一路上都是有监控。”

“那一路的摄像头今天刚好坏了,维修的人要明天才能来。”

听到这话,顾言溪眉头紧皱,这么巧?不是她多想,感觉这次是有人挖了一个坑,等着她往里跳。

休息室里的气氛一度凝结。

突然,方晴推门进来,打破沉默,“这是怎么了?都一脸严肃的样子。”

“晴晴,你怎么来了?”方宇东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赞同。

“我是来跟你们说,我把箱子的东西还给白老了。”

听到这话,室内的人都立马看向方晴,刚刚还在说是顾言溪拿走东西的那个男子一脸的惊慌,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

“怎么回事?”

看着她大伯一脸严肃的样子,方晴知道这中间一定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于是她就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

方晴今天刚好碰到白老过来找方宇东那东西,于是她就干脆直接把白老带到了道具室里。恰巧前一分钟,顾言溪把东西放到了道具室,后脚就被方晴打开还给了白老。

然后她把白老送走后,就马上回来说这件事了。

听方晴说完后,方导他们差不多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明,这可是你拿着箱子跑来说东西不见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导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发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我是担心东西丢了,你会把我辞了,所以才这么说的。”

“那这钥匙是怎么回事?”既然是方晴打开的,那这钥匙应该是完好的,可现在偏偏是撬开的。

“我……我……”在这大冬天的,李明急得额头都冒汗了,“那应该是有第三个人把锁撬开了。”

在场的人都不相信李明的说辞。

这件事明摆着就是李明故意陷害顾言溪。最开始应该就打算撬锁,没想到撬开之后,里面的东西不在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是李明本人想陷害顾言溪,还是他背后的人。

“李明,你可能不知道,为了防止东西丢失,道具室友安装一个隐藏的摄像机。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机会的,但没想到你到最后都不承认。”

方宇东的话击破了李明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导演,是我鬼迷心窍。”

看到李明还不说真话,方宇东失望地摇摇头。不知是说他聪明好,还是傻好,在他面前还演戏,这表演太拙劣了,真的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方宇东不再管李明,而是把视线发到顾言溪身上,然后郑重地向她表示:“言溪,实在是抱歉,让你在剧组出了这样的事。是我管理不当,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旁边的制片人听到方宇东尽然跟一个小小的助理道歉,眼珠子都要惊掉了。在他的印象里方宇东可不是一个能轻易低下头的人。难道她还有什么重要身份?

于是制片人仔细观察顾言溪,看着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是谁。

顾言溪坦然地接受了方宇东的道歉,她并没有觉得一个大导演想她道歉又什么问题,反而觉得他的成功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心里也知道,方导是担心她出去后会跟霍沅晟说,毕竟她现在怎么说也是霍沅晟的助理。

所以她现在这样就是向他表明她的态度,她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但是如果霍沅晟问起了,她也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作者有话要说:抽奖的jj币也不是很大,大家就图个乐呵吧

尽然摸到了现在这个点,呜呜呜,我去睡觉了。

第64章委屈

看到顾言溪没有反对,方宇东对她的好感再加深了几分。

“对了李明,我刚刚说的摄像头的事是假的。”方宇东刚刚就是为了炸一下李明,也正如他所想,李明当时的心理防线已经很脆弱了,再听他这么一说就颓然地承认了。

闻言,李明腿一软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脸上满是懊恼,恨自己怎么这么禁不住拷问,轻易就相信了方导的话。

后面不管方宇东怎么问,李明就是不说,一脸的木然,好似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不是他。

顾言溪听了一会,就没有心思在这里跟李明耗费时间了。这事还是让方导自己烦恼吧,他既然承诺了要给她一个交代就不会随便敷衍她。顾言溪还是比较相信他的人品。

于是就跟方导说了一声,就和方晴出去了。

在跟方晴的聊天中,顾言溪这时候才知道那个木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上了年头的玉佩,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入手温润,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在这部剧中,正好有块玉,戏份还比较多,因为方宇东拍剧追求完美,不想选其他的,选了好久,然后挑中了白老的这块玉。

听完方晴的话后,顾言溪就问:“既然这么贵重,那为什么还有放在道具室?”剧组考虑也太不周到了。

方晴被问得一愣,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可能是习惯了,在拍摄完后,他们一般都是直接把道具放回道具室,现在出现这事也是他们这边做事不周详。

说来拿那个玉佩也没什么用,虽然是一些有年代的物件,但是这东西拿出去卖,这一卖估计就会被人发现。一块难得的玉佩流入市场,很难不被人发现。

而且卖出去的时候,买家一定会问东西的来源,这可不是什么小交易,弄不好钱最不过,连玉佩都要还给正主。

这真的是半点好处都没有,拿在手上烫手不说,还得日夜担心被人发现。

顾言溪现在都想不通李明是怎么想的。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不懂这中间的弯弯绕绕,想来也只有是故意设套坑她了。

收拾好心情,顾言溪就跟方晴告别。

待顾言溪回到霍沅晟的休息室,她就看见阿力刚好从休息室里出来。

阿力看到顾言溪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向她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霍沅晟一脸平静地看着顾言溪说,好像上午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看到霍沅晟跟个没事的人一样,而自己的心却被弄得乱糟糟的,顾言溪有些气恼。

“嗯。”顾言溪小声地回道,声音里还透着小小的委屈,眼神里都透着一股诉控。

这个时候看到霍沅晟,她还是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上午那么羞恼,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异样,就盯着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

刚刚在方导的休息室里,她还没什么感觉,这会儿看到霍沅晟的这一刻,突然心里涌起了一丝委屈的心情。

说不清是因为木箱的事,还是因为霍沅晟不在意的表情。

霍沅晟放下手中的资料,抬眼就看到她的手指不停的揪着自己的衣角,衣服都被揪的不成样子。

他没说什么,只是起身走到顾言溪的身边,拉过她的手,把衣角从她手里解放出来,抚平皱起的衣角。然后把她紧握的手轻轻地扳开,动作非常地轻柔,好似对待玻璃一样。

顾言溪愣愣地看着他低头温柔地把自己的手扳开,眼神里那认真的样子让她鼻头一酸,眼眶也湿润了。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紧紧握着拳头,指头上都压出了指甲留下的月牙痕迹。

“我送你回家。”霍沅晟看出了她眼中的湿润,什么也没问,只是低声地对她说。

顾言溪点点头,努力平复自己突然涌起的情绪。

***

回市区后,霍沅晟想送她上去,但是顾言溪拒绝了,这时她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仿佛刚刚在霍沅晟面前的脆弱都是假象。

而且她今天耽误了霍沅晟这么多的时间,她不想再麻烦他了。

然后怕他真的要送她上去,也不等他反应,就马上跑回大厅进了电梯。

但她刚出电梯就被眼前的阵仗给吓到了。

电梯的门一看就看到前面围了一排穿黑衣服带墨镜的外国男子,有点像电影里的那种感觉。

她瞳孔一颤,抬起的脚步一顿,然后扫视了一圈,才继续走出电梯。

见她出来,电梯口的黑衣男子齐刷刷地让开,给她开出一条道来。

出来后就发现一个穿得非常骚包,带着黑色墨镜的人靠在墙壁上。

顾言溪:……

虽然看电视里的男主角们这样做很帅,但是这个人做出来的姿态真的很油腻,特别是搭上他的衣着,让人无力吐槽。

顾言溪在心里稍稍诽谤了一下,然后目不斜视地从男子身边走过。

在她没走多远,就听见身后传来外国人别别扭扭说的声音,虽然发音很奇怪但是还是能听出来是在叫顾言溪。

“古燕西?”

闻言,顾言溪回头,就看见那个男子佯装帅气的取下墨镜,然后夹在自己的内衫里。

顾言溪用手捂额,她真的不吃这一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