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后我火了[重生]》TXT全集下载_28(1 / 2)

现在她只负责把自己的角色办好就行。

顾言溪现在的形象也做了很大改变,首先把头发染成了亚麻色,还弄了一个小卷,然后换上了时下学生比较流行的常服。她还特意化了妆,看起来比之前要光彩照人一些。

现在任谁看了,也不会把她跟顾言溪联系在一起。她的伪装也确实非常的成功,她在加入这一行人中时,都没人认出她的真实身份来。

***

回到自己的宿舍后,宿舍里空无一人,这个宿舍是两人的套间,一人一间房,隐秘性非常好。顾言溪现在的舍友是一个白人姑娘。

她非常爱好社交,从顾言溪搬进来之后,很少在白天能看到她,有时顾言溪在很晚的时候还能听到她回来开门的声音。她们两个没什么交流,对方感觉有些看不上顾言溪。

不过,顾言溪来这里又不是交友的,因此她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偶尔会留意对方的动向,不是她过于多疑,只是任何一个小人物都有可能会暴露她的这次行动。

在顾言溪准备回自己的卧室时,就发现自己放在门上的头发丝又不见了。

不要觉得老套,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几天下来,每次来的人都没发现她放的头发丝。

对于她的房间会被人进来,顾言溪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她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如果要方的人不进行排查,她才会觉得奇怪呢。

然后她跟之前一样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自己的卧室旁边的桌子边开始看起书来。

因为她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装摄像头,所以她也没有贸然去四周打量自己的房间有没有多放东西。

但是每天都会清理房间,她借着给自己房间打扫卫生把周围都看了一遍。明面上,顾言溪还没看到有多出东西。

摄像头没有装,倒是在角落的地方安装了好几个窃听器,不过这对她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有时为了削弱监听者的警觉性,她还会看一些电影。

反正正常大学生在宿舍做的事情,她都会做一次,努力把自己伪装成学生,这对她来说也并不困难。

之后室内就只有偶尔翻书的声音。

顾言溪现在也没想着要把今天晚上要参加交流会的消息传出去,毕竟她现在还没有接触到目标人物。

希望今天晚上能有一些收获。

作者有话要说:霍沅晟:听说有人觊觎我的人?!

第75章目标

这个交流会是牛津大学的老传统了,每年都办的非常的盛大。

其实说是交流会,倒不如说是扩展人脉的派对。

在这个交流会上除了会邀请还在校读书的学生,还会邀请往届从这里毕业的校友和社会上一些非常成功的人士。

不少的学生会带着自己的作品和研究成果趁着这个机会寻找合适的投资人。

提前让学生发展人脉关系,这对他们之后的职业发展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因此这个机会非常的难得,几乎很多人都想挤破头想获得这样一张邀请卡。

按理来说,顾言溪是得不到这个邀请函的。

她开始还想着要怎么去拿到一张邀请函,但是还没等她开始行动,自动就有人把她要的东西送上门来了。

因为今天晚上是一个交流会,顾言溪也没有穿得过于隆重,只是稍微比平常穿的衣服要精致。不过为了符合她现在的人设,她还是特地穿了一套有些张扬的衣服,但又不会让自己过于扎眼。

用力过猛会给她的行动带来麻烦。

尽管顾言溪来的时候尽量不想引起别人过多的关注,但是在她进入会场时,还是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在顾言溪一进来,不远处正举着香槟跟人说话的拉姆·西泽眼睛一亮,然后从路过的服务生手中的托盘拿过一只香槟,就朝她这边走过来。

“哇,这一打扮,完全不是白天的样子了,非常的漂亮。”

顾言溪结果他手里的香槟,微笑说:“今天晚上,你也格外的帅气。”

两人相视一笑,杯子轻碰一下,喝了一口。

“我带你去认识一些人吧。”

顾言溪点点头,然后跟上他的脚步。

不知道这个拉姆·西泽打的什么注意,既然他揽过这些活,她到要看看拉姆的目的是什么。

似乎察觉到顾言溪的目光,拉姆·西泽转过头。

顾言溪马上扬起一抹微笑。

然后跟着他一起跟其他的人打招呼,谈论一些不轻不重的话题。这样既不会让人产生厌恶之情,还能营造一种轻松的气氛。

顾言溪一边聊天,一边还不忘寻找她的目标人物。以顾言溪精准的眼力,她很快就大厅的一处找到了她这次的目标人物霍鸿煊。

说起她这次的任务说容易也容易说困难也困难,主要是看那个目标人物是怎么想的,看他愿不愿意配合。

众所周知,牛津大学是国际上顶尖的大学之一,这次的交流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接触目标人物。

说起她这次任务的目标人物是一名学生。

她的这个目标人物叫霍鸿煊,是个典型的研究狂,基本上一整天都泡在研究室里。顾言溪根本没有机会接近他。

至于混进研究室的这个想法,顾言溪根本就没想过。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混进去,部里就没必要再派她过来。想来最开始部里是考虑过各种混进去的办法的,最后应该都是无疾而终。

所以顾言溪就把这个注意打在了这次的交流会上。

具体是为什么要接触霍鸿煊,大使也没有告诉她,只是让她接触这个学生,试探一下他对国家是什么态度。

顾言溪猜测可能是他身上掌握了重要的研究项目,而且应该可能已经研究出了成果。不然为什么要问他对国家的态度。

她捕捉到周围的宾客中很多人都在暗暗地观察着霍鸿煊,看来这个成果是真的很重要,不仅是她们,还有其他方的人也想接触霍鸿煊。

本来顾言溪准备上前去搭话,但是看到他周围无意中盯着他的人。她就止住了上前的脚步。

那些人不只是在盯着霍鸿煊,并且还把周围想去打招呼的人也给拦下来了。

不过她现在上去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她得想个办法。

看到一边的拉姆·西泽,她眼珠子一转,一时计上心来。

不过,在她刚想叫拉姆·西泽的时候,顾言溪就发那个霍鸿煊状似无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向了别处。

顾言溪握着酒杯的手一顿。

这个霍鸿煊感觉好像是在跟她传递什么信息。

迟疑了一下,顾言溪看向正在旁边跟别人说话的拉姆·西泽。

本来想跟他说一声,自己要离开一会,但是看他现在的情形,还是不要跟他说了,她自己先走好了。

在那边跟其他人谈话的拉姆·西泽看到顾言溪一个人在一边默默不语的样子,就跟说话的人说:“失陪一下。”

见他过来,顾言溪就喊了声:“拉姆。”

“顾,是不是觉得这种交流会很无聊?”

“不,我只是觉得这里有点闷,我想去阳台那边透透气。”

说着,还用手扇扇自己发红的脸颊。

拉姆·西泽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歉意地说:“是我考虑不周了,那要我陪你去吗?”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那行。”见她是真的不用自己陪,拉姆·西泽也不再发扬自己的绅士精神。

在顾言溪朝阳台那个方向走去时,在另一边的霍鸿煊嘴角微勾,然后一眨眼嘴角又拉直了。

***

会厅西式阳台的空间很大,还备有小桌子在上面,看来是给出来透气的来宾准备的。而且隐秘性非常好,厚厚的窗帘一拉,就把阳台和大厅完全隔开了。

来到阳台后,顾言溪把窗帘一拉,然后开始搜寻周围的物品。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那应该是这个意思啊。

怎么什么都没有找到。

顾言溪坐下来,皱着秀眉,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在桌上敲打着。

刚刚她看见霍鸿煊的视线扫过这个阳台好几次了,应该就是说他留了消息在这里。难道是她多想了?其实他只是不小心瞟到这里的?

顾言溪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不死心地又在阳台这边找了一遍,最后在阳台边上的柱子的边缘找到了一个内存卡。

看着手上的这个内存卡,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是能让霍鸿煊通过这么曲折的方法送出来,内存卡里面保存的东西应该非常的重要。

突然她心里一动,然后就把它藏在了头上的编织发里。确认它不会掉出来后,然后就若无其事地坐在凳子上,看着窗外。

没几分钟,突然窗帘被人大力的拉开了。

顾言溪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看向来人。

这个人正是刚刚霍鸿煊身边的人,他正一脸凶相的看着顾言溪,“离开这里。”

“你们西方人这么霸道吗?”顾言溪坐在凳子上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离开这里!”男子又冷硬地说了一句。

这人根本不想跟她讲道理,作势就要来拉顾言溪的手臂。

见他这样,顾言溪马上说:“别碰我,我离开就是了。”

经过这个人的身边时,顾言溪还故作气愤的哼了一声。

一边走还一边在嘴里念叨着:“我算是知道了西方人的礼仪了。”

在顾言溪回到大厅后,就发现场内似乎有些骚乱,盯着霍鸿煊的人只剩下了一个,其他的人都去四周找东西去了。

“怎么了这是?”顾言溪慢慢走到拉姆·西泽的旁边问道。

“似乎是有位宾客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想到刚刚自己找到的内存卡,她右手抬起,下意识地想摸一下藏着内存卡的发辫,然后又硬生生地停下来,双手环胸。

看来这势力还有些大,都不怕得罪大厅的其他人。

虽然她心中已有了猜测,但是还是问:“找什么东西?”

“不清楚,应该很重要。”

就在顾言溪和拉姆·西泽谈话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点短,但是今天我的手腕太痛了,

所以码字就码得有点慢orz。

第76章成功

不知什么时候,大厅的出口处被一排高大强壮的西方男子给把守住了。他们耳朵上度带着耳机,一看就知道这跟刚刚在阳台上的那个男子是一批人。

一个衣着华丽的西方女性正一只手指着其中一个男子,大声地叫嚣着,“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感拦着我,小心你的工作没了。”

这个女人非常的生气,她自认为自己的身份在Y国还算是有名,现在居然被人这个对待,感觉有被冒犯到。

显然这个西方女人还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还认为这只是简单的警戒。

会场的其他人都没有说话,都在一边静静围观事情发展动态,看看后面的人会怎么对待这个人,再来考虑要不要。

刚开始门口的人不敢对这个女人怎么样,任由这个女人在那趾高气昂。

但是似乎男子戴着的耳机里讲了什么,然后带头的男子嘴巴动了动,微微颔首,然后跟另外一个保镖一人架着一只手,把女子给带走里。

虽然人群中还有很多人对这个做法感到不满,但是看到这个女子被他们给拉走了,就暂时按捺住心里的不满,然后开始衡量这次能从那个背后的人手里获得多少利益。

现在卖他个面子,之后的收获可能会更大。在场的人都不是些头脑简单的人,除了门口那个人。

随后有人拿了一个机器过来一个一个扫描要出去的现场要出去的人。

看来这下有麻烦了,今天不太好出去。

顾言溪内心有些焦急,但是她的脸上依然保持平静,暗暗在思索等下该怎么出去。

那个内存卡肯定会被扫出声音来的。虽然上面的金属很少,但是她不敢赌这个机器的灵敏程度。

得想一个办法。

她现在心里越是焦急,面上越是冷静。不能让情绪影响头脑的清醒。

突然想到了什么,顾言溪轻轻一笑,然后整理来一下头发。

现在出了这么个事,这个交流会也只能草草收场,大家也没有心情在这么结交人脉了,然后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像门口走去。

“我们也走吧。”拉姆·西泽皱着眉朝顾言溪说。

顾言溪点点头,没有说话,但是她脸上也表现出对这个交流会的不满。太过不一样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只有当各种反应跟其他人维持的差不多时,才能削弱敌人的窥视。

于是顾言溪就跟在拉姆·西泽的后面开始往门口走去。

很快就轮到了顾言溪。

果然那个扫描器扫出了声音,但是顾言溪一脸的疑惑,好像是在疑惑机器怎么响了。

“顾,可能是你头上的发夹。”

“对,我这个发夹是金属制品的。”顾言溪赞赏地看了一眼拉姆·西泽。

然后一脸坦然地冲着黑衣人说:“需要我摘下来让你看一下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