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如荷(重生) 第26节(1 / 2)

待人走后,许娇荷看了一眼镜中悲哀的自己,再不犹豫,坚定的前往王府大门处,晓得护卫们会拦,她临走时还从书房里翻了把匕首出来,随身携带着,一旦护卫拦阻,她就拿匕首横在颈间,以此做威胁,终于顺利出得府门,

王府外面都会拴一匹马,供那些送信之人骑乘,许娇荷瞅准那匹马便骑了上去,幸得以前卫瑜曾教过她骑马,即便不熟练,好歹能驾驭!

护卫见状分头行事,迅速入府牵马,分三路去追,又着人立即去山庄向王爷禀明此事。

许娇荷被他们追得慌不择路,直奔河边,瞧见河畔有条船,立即靠岸停下,慌张跑上船请求船夫快开船,

“他们是坏人,要抓我,求您带我离开,我给您银子!”

一听有银子,船夫立即开船,护卫追至河边断了路,再也跟不上王妃。

跑这一路惊心动魄,而今终于逃离,许娇荷总算能喘口气,坐于船舱内平复慌乱的情绪,虽然这一切行为太过放肆,不是她该做的,但她已对豫王死心,再不管什么身份,一心只想远离,不愿继续留在他身边被他利用,

所有的解释都是借口,她不会再上当,逃走是她唯一的选择,正愣神的她并未察觉到身后的船夫正双眼放光的盯着她,瞧她穿着打扮像个富贵人,身上的首饰必然很贵重,便起了歹心,于是悄悄放下船桨,来到她身边,

感觉船的方向有些不稳当,许娇荷诧异回首,竟见那船夫一步步朝她走来!警惕的她立即起身,故作镇定但声音难掩紧张,“你想怎样?”

中年船夫摸着下巴笑得阴险,“最近手气差,输了些银子,想借点儿银子用用。”

会意的许娇荷当即将身上的首饰都取下来给他,反正这些身外之物她也不在乎,“都给你,只要你将我送上岸即可。”

“谁晓得你上岸后会不会再回来找我的麻烦!”毕竟她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妇人,万一再报官来抓他呢?

许娇荷摇头连连,“不会,我离开都城就不会再回来,不会找你麻烦,你尽管拿走就是!”

然而人心都是贪得无厌,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银子,他还想要其他的,财色双收,而后再杀人灭口,如此神不知鬼不觉才更安全!

他要银钱她可以给,可若要她,万万不能妥协!

惊吓的许娇荷立即掏出匕首威胁,可惜这船夫根本不会像那些护卫一样害怕她伤到自己,直接冲上去夺了她的匕首扔进河中,挣扎之际许娇荷站不稳当,瞬间摔倒在船上,

船夫搓着手笑得格外猥锁,“河面无人,你就甭挣扎了,还是乖乖从了本大爷吧!本大爷一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

污言秽语辱她双耳,许娇荷绝不会容忍自己被人毁了清白,走投无路时,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宁死不屈的她再不犹豫,纵身跳入河中!

那是她最后的尊严,以死来保,上辈子不甘自尽,这辈子才活了半年,又是这样下场,老天若能听见她的心愿,许娇荷只有一个念头,不要再让她重生,不要再给她希望,不要再爱上任何人,哪怕化成一株花草或一条游鱼,也比再世为人,被利用耍弄要自在……

水流湍急,她才跳下去很快便淹没不见,船夫一看十分扫兴,好在船上还留有她的首饰,他还能拿去变卖,大赚一笔!

当梁东扬闻讯赶回府,得知他们追踪到河边就停下,勃然大怒,“就不会在附近找条船去追?”

“王爷息怒,卑职找船了,只是到的有些晚,等卑职追上,船已到对岸,船夫并未守在船边,不知去向。”

听到他们找借口豫王就火冒三丈,“那就在附近打听船家的下落!不会动脑子吗?什么都要本王去教?”

只是出了一趟府邸而已,怎么回来就不见人呢?他质问所有人,都道王妃醒来之后很正常,将她们全部支走,独自出逃。

他愤怒,暴躁,惩罚所有下人,此刻的梁东扬已然失了所有的风度和分寸,一心只想找到许娇荷的下落,可即便他日夜祈求,想尽法子,甚至亲自去各处探访,也始终没有她的消息。

许府无她的踪影,她祖母家也没有,各个城门严加查看,仍无一丝消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三日后,终于有人来报信,居然是明义,说在赌场遇见一个赌徒,赌输了从身上掏出一支簪子来押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