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1 / 2)

听完了刘家堪忧的前景,庄算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白有贤却有一点担忧:算算,我找的那些城市,你只圈了帝都、魔都、深市和杭城,连帝都周边近在咫尺的燕郊和津市都没太关注,是

我们初始投入只有三十个亿,拍地手续做的再慢,第一年也要陆续将这些钱都花掉才能圈到地,一块地上洒几千万,我们能囤积的地依然很有限,肯定要将好钢用在刀刃上。那些注定利润不够高,存在隐患的,只要价格足够低随便搞一两块给刘家便是,多了对我们自己也是负担。国内那么大,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在搞建设推进城市化推进旧城更新,我们那点钱哪里吃得下所有机会?一步步来,先在一线城市站稳了。等着一线城市招拍挂等调控手段都成熟规范的时候,利润空间也会降低,我们拿着一线城市的业绩再往下面的地市走不迟。

庄算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即使这样,只靠我们自己也不好操作。每块地成立一个独立的项目公司,将来若遇到合适的买家或者合作伙伴,直接走公司收购流程。甚至拿地阶段,因为我们有政府资源优势,拉一些有钱有实力的开发商一起来,都能获得更多的利益。我们开发的不是豪宅,而是城市综合体,与那些专注做住宅的互惠互利。若是遇到条件特别好的地段,不适合做普通住宅的,我们豪宅事业部也有用武之地。另外不只是注重体验的大商场,国际学校的知名品牌很值得在一线城市开分校,教育和养老是政府考核业绩的关键加分项。

可惜我们手头的钱还是太少了。白有贤一边记录着庄算随口说出来的这些好点子,一面略有些惋惜的感慨,早知道老爷子撑不了那么久,我应该再多忽悠几十个亿。

咱们是诚信经营,就算没打算还本金,一年后还是要适当还点利息的,至于第二年和以后的利息,看刘家这乱象,到时候估计还挣不出高下。你这次若是骗太多,咱利息都还不起啊。庄算坏笑了一阵,揶揄道,说不定刘家有人会为了你那二十个亿的本金还款预期,免了你那些利息,争取一下你这个大靠山?

白有贤也配合着显摆了一下:如果项目一切顺利,我们两三年后一年进账几百亿不成问题。

庄算也对日渐空虚的账目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但是白有贤的预期未免太夸张了。他现在更关注的是账上的钱不够堵窟窿,他的败家大业不经意间被判定完成,他突然从书中世界消失了怎么办?

所以必须保证账上的钱起码不会被花光。

当然只用撑到明年四月,帝都国际学校这边上交的学费就能有一个亿,足够总部这边一年的开销了。何况,还有杭城的一些小项目若是真亏钱,也就是南方那边,要真材实料投入搞旧改。实在不行,再让豪宅事业部那边给先垫上一些。

第65章创收五十亿

庄算精打细算过日子,没想到年底盘账的时候,不算豪宅事业部的收益,光是地产公司这边,净利润居然突破了五十亿。

庄算望着报表最后一行数了半天零,反复确认自己没眼花多数,确实是五十亿,私下里颤声问白有贤:这些营收没搞错吧?原来我只有十几个亿,买完杭城的那片还在建设中的写字楼,拨给你十个亿,剩余的都调给了南方的那个旧改项目,应该不可能再拿新项目了啊。这些钱哪里来的,不会是你将豪宅事业部的营收以及你那个公司的收益都并入了吧?

豪宅事业部单独核算,我怎么会放进来。这些钱大头只是帝都总部、杭城、SD省CQ区的收益,我那边开曼公司的账目也没并入呢。开曼税少,结算缴纳的时间点与国内不同,可能还要等一个月。

庄算迟疑道:你提到的那些项目我们最初的投资也没几个亿一年翻了将近十倍?

白有贤得意洋洋的解释道:CQ区那边园博园选址已经批复,咱们圈的地卖出去几块,最贵的一块地每亩都超过一百五十万了,卖了一千亩,那边收入将近一个亿。咱们还有九千亩的指标,按照这种趋势,大概两三年后,那个项目能累积净赚三十个亿也说不定。

庄算闻言倒吸一口冷气,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啊:等等,这不才是一个亿么,我们账上另外四十九个亿哪里来的?

别急听我说啊,杭城项目,滨江那块地400亩,让某里和某易平分了,一人买了二百亩,不过他们现在没打算开发,先用注资的方式占了地,也免得我们被罚款。

那两家网络科技公司相当有钱,随随便便就拿了两个亿出来,我们八千万的地入股反而成了小股东。这事是我去谈的,带着那位熟悉滨江区管委会的周副总,那两家一看手续这么复杂,未来建设还有那么多门道,压根就不想出人,只打算出钱。

我们一拍即合,肯定是把住了代建和园区运营的权利,总归是将那个合资公司先挂在我们地产公司名下。等将来园区建好,我们撤资,变成他们全资,但他们用不了的房子我们负责运营招

博物馆暂时没有进账不提,但是社会效应很高,一些高大上的官方组织都主动来找我们合作,人脉上拓展起来非常便利。

那个精品酒店做的很成功,开业没两个月已经是100%入住,郭老板又筹集了六个亿,与我们合作其余城市的类似项目。她只想经营酒店,别的事情都要依靠我们,子公司挂在地产公司总部,原想着主要在长三角发展,结果经那位郑通郑先生介绍,现在去长三角和东南亚那边看地也发现了几个不错的机会。

杭城这八个亿早晚还是要花出去。庄算点点头,那还有四十一个亿怎么来的?南方的项目顶多是弄到预售证,没那么快回款吧?

算算,你忘了咱在江边还买了两栋办公楼吧?

庄算一拍脑门:是有这件事啊,那楼已经竣工了?

那当然,郭姐盯着呢,严格保证质量和施工速度,年前一个月就竣工了。其中一栋没竣工的时候就已经被境外一家世界五百强大企业看中,两个亿整购。白有贤解释道,这客户原本是想去魔都看目标的,结果住了一次咱杭城的精品酒店,立刻爱上了杭城。觉得魔都那边国际化符号化太严重,没有东方传统的神秘韵味。而且魔都的楼多贵,好地方早被人占满了。钱塘江边的这栋楼,国外知名设计师的作品,刚建成无论硬件还是内在的配置都比老款的写字楼要强太多,地段位置景色都很好,于是就买了。

庄算质疑道:那片地方不是还有几栋楼是国企的么?他们如果整卖,应该会低于两个亿吧?

和国企交易手续繁杂,态度傲慢办事效率不高,那家企业等不及啊。再者国企那么傻么?同样品质的楼,我们公开报价两个亿,国企的人自然也舍不得贱卖,宁可报更高价格卖不出去,那些国企领导也不愿意背负一个贱卖资产给外国人的骂名。最终我们的诚意打动了那家外资企业,又是一站式服务陪同,很快将手续办好。竣工备案后赶在年底前,我们就已经收到了全款。

好吧,那么

我那个开曼公司,圈地项目的管理费、咨询费、中介费、代办手续费反正能外包的业务都外包,连保洁都是你的物业公司。我名下那就一个空壳子公司,文件柜里存的都是外包合同,弄了几个财务和行政应付税务和相关的审查、审计。

公司办公地址就租的是杭城钱塘江边上,你名下的写字楼。像我们这种国际化大公司,在杭城最核心的CBD区域,每平米的租金起码也要与魔都和帝都的租金水平看齐,甚至多给一点才够气派,每年五百万租写字楼的租金成本还是很合理的,先只租了十年,一次性的把租金都付给你,免得日后你涨租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