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想和我谈恋爱[系统]》TXT全集下载_13(1 / 2)

吸血鬼没有眼泪,云金哭不出来,于是尽力笑着在她耳边低语:“再见了,我爱你。”

第43章

杨可迷迷糊糊地睡了很久,她几度想要睁开眼睛,然而扑面而来的睡意很快又将她拉回梦里。

清晨的阳光温柔拂过她的眼皮,明亮的眸子慢慢显露出来,杨可呆呆地看着视线所及的拼花床单,然后翻身继续闭上了眼睛,过多的睡眠使她头昏脑涨,眼皮沉重,很难快速清醒过来。

磨蹭了半个小时,眼皮张张合合,终于适应了阳光,她撑着身子从被子里钻出,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顷刻,杨可猛地瞪大眼睛,这是哪里?!

这个房间的风格和古堡完全不同,又小又拥挤,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逼仄地挤在一起,很像她遇到系统之前租的小公寓。

杨可狠狠搓了把脸,呼叫最近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系统。

几分钟后,系统的声音出现。

杨可咬牙切齿道:“这是哪里,我睡着的时候你又给我换了世界吗?”

系统非常淡定:没有,任务时间未到,禁止更换任务世界。

杨可:“那我现在这是在哪儿,古堡呢,云金呢?”

系统:这是剧情点之一,这里是原女主所租的公寓。

杨可头还疼着,她揉着太阳穴,回忆着剧情。

女主说喜欢孩子,云金施法让女主失忆,连夜送她回家,一段时间后重新出现,搬到了女主对门。

前两天她和云金无意中聊到孩子的问题,她脖子快摇断了,拼命表示自己极度讨厌孩子,绝对不想生孩子,甚至想吃小孩。搞得云金这几天紧张兮兮的,绝口不提和孩子、幼崽有关的事,连后院新孵出来的小鸡都不让她看……

她以为这个情节已经避开了,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她直觉是边幅和云金说了什么,那天晚上边幅跑来跟她说他们的爱情是不被允许的,但她太困了,没细想他的话,第二天又整天和云金腻在一起,便忘了那晚他说的话。

边幅应该知道诅咒的事,才会阻止他们相爱。不过她还记得云金,想必是花了她8888积分的防失忆药水发挥作用了,接下来就等云金出现,她把变人药水交给他,这样他们就能甜蜜地度过第四个世界。

系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了,它最近神出鬼没,甚至连维护这个万能理由都懒得用,直接失踪。

杨可没心情管它的去留,反正她问了系统也不会告诉她。

不确定云金什么时候会来,杨可下床在屋子里翻了翻,她随身带着的登山包和她一起被送了回来,里面有她的手机钱包和身份证件,钱包里有两张银行卡和一千块左右的现金。

手机充满电,杨可在便签本里发现了银行卡密码的便签记录,嘴角抽了抽,记住密码后,随手将这条便签删除。又看了眼短信记录,两张卡的存款加起来有两万八,撑两个多月绰绰有余。

生活资金问题解决,杨可走到客厅,发现边幅之前采购回来的东西也被搬了过来,整整齐齐地放在茶几上。

杨可忍不住笑了,她要是真失忆了,看到屋子里凭空冒出的东西怕是要吓死。

不过勾起的唇角很快落下,怎么办,才过半天,她就想他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杨可这几天过着无所事事的养膘生活,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下楼丢垃圾,吃饭买生活用品都点外卖。她其实不是这样宅的人,但是她担心云金出现的时候她不在家,错过和他见面的机会,她想第一时间看见他。

半个月之后,对门的住户终于有了动静。

杨可穿着睡衣,手里拎着一袋垃圾,愣愣地看着对面那个黑发黑眸,肤色偏白,面容俊美的人。

那人冲她友好地微笑,“你好,我是新搬来的住户,希望没有吵到你。”

语气自然,像面对一个真正的陌生人。

杨可霎时火冒三丈,这家伙企图抹去她的记忆,擅自将她送走,让她苦等了半个月,结果现在还要装作不认识她。

杨可突然就想作一作,深吸一口气,无视了他的问候,径直下楼。

身后的人犹豫一会儿,跟上了她。

“我帮你提吧。”

“真的吵到你了吗,我很抱歉,不如我请你吃饭吧。”

“你会一直住在这里吗?”

“你……对我有没有印象?”

杨可停下了,转过头,对着他面无表情道:“没有。”

云金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后便沉默地跟在杨可身后,停止了喋喋不休的话,跟着她下楼又上楼。

走到家门口,杨可回头看了眼化作正常人类的吸血鬼,他委屈巴巴地站在她身后,眼眸低垂,嘴巴因为委屈微微抿起,手指不知所措地互相揉搓着,想说什么又不敢,活像只被遗弃的狗狗。

男朋友太可爱了怎么办。

杨可把头转回去,开门进了屋子,关上的门一刻,她朝云金笑了笑,轻声道:“云金你个混蛋。”说完迅速把门关上。

门外静了片刻,随后一阵脚步声慌乱地响起,停在了门前。

杨可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下一秒一个身影穿过门板出现在她眼前,杨可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几步。

云金扑过去抱住了她,嘴里不停念着:“可可,可可……我好想你。”

杨可僵着身子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将头靠在他胸前,抱怨道:“你想个鬼,一声不吭把我送走,我在这等了你半个月,还好意思说想我。”

云金不停蹭着她,“我好想你,古堡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我可能染上了什么病,浑身都不舒服,做什么都不对劲。明明以前也是这么过的,最近却越来越忍受不了待在古堡的生活,想来找你想得要疯掉了。”

杨可用脑门一下一下锤他,“活该,谁让你擅作主张送我走的。”

云金不说话了,只是抱着她的手臂越缩越紧,像是要抱一辈子,永远也不放开。

第44章

云金抱着杨可站了很久很久,久到杨可站得腰酸腿麻忍不住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云金仍旧不放手,头垫在恋人的发顶,时不时蹭蹭,温顺乖巧的让人不忍心推开。

杨可将身体的力量全部倚在他怀里,坚持了一会儿后,终于忍无可忍道:“你还要抱多久?”

伪装成人类的吸血鬼毫无压力地撒娇:“还要抱很久,不想放开你。”

杨可揉了揉发酸的腰部,“明天还能接着抱呢。”

察觉到她确实不舒服,云金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臂,改用手指勾着她的手,怎么说都不撒开,杨可只好随他去了。

云金黏了她一下午,絮絮叨叨说着他对她的思念,但绝口不提自己偷偷把她送出古堡的事,并且在杨可要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刻意转移话题,心虚的样子杨可再迟钝也能看出来。

杨可并不打算放过他,若她没有提前服用防失忆药水,一切就得重新来过,这家伙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才能和她在一起。想到原剧情里云金的结局,杨可就克制不住想生气,做了那么多傻事,最后只能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长相厮守,自己孤眠地下,太蠢了,蠢得让人牙痒痒。

杨可越想越来气,一口小白牙磨得咔咔响。

云金揽着她窝在出租屋的小沙发里,细细嗅着她发间淡淡的洗发水味儿,神情陶醉,中毒不浅,完全没意识到身边的人胡思乱想到快把自己气炸了。

等他发觉的时候,杨可已经张嘴咬上了他的脖子,不是玩情趣的那种轻咬,而是重重的撕咬。

吸血鬼的表皮坚韧异常,利器尚不能割破,何况杨可那口没什么威胁力的牙齿。

云金宠溺地任她咬了半天,直到杨可牙酸,自己松了劲儿,回过神发现那片肌肤上连个牙印都没有。

“下次想欺负我不要用这种方法,吸血鬼的身体和人类不一样,没有痛觉,且寻常的东西伤不了我们。”

他抬手帮杨可按着酸痛的脸颊,轻声道:“你可以用高纯度的银匕首,刀刃涂上圣水,我会痛上很长一段时间。”

云金神色温柔,平淡地告诉杨可对付他的办法。

“或者用普通的刀抹上你自己的血,也能伤到我。”

杨可小巧玲珑腔的怒意叫他吓走了大半,搓了搓胳膊上渗出的鸡皮疙瘩,一头冷汗,她一直以为云金是温软无害的小天使,没想到是个切开黑。

“滚滚滚,”她扒拉开云金不老实的爪子,“你敢叫别人伤到你,我就打包收拾东西远走他乡,再也不理你了。”

云金笑道:“我只会允许你伤害我。”

杨可白他一眼:“包括我在内。”

云金一脸幸福地贴过去抱住她,应道:“好,你不让我受伤,我就决不受伤。”

杨可缩在他胸前,突然想起他那位忠心耿耿的管家,便问道:“边幅去哪了,他居然放心你自己下山来找我?”

云金迟疑一阵,说:“他有事出门了,得过几天才会回来。”

杨可想起中途有一段边幅帮云金去找女巫求药的剧情,这是给他变人药水的好机会,于是立刻坐直身子,追问他:“有什么事?他去哪里了?”

云金目光闪烁,“他没告诉我。”

杨可道:“撒谎会让我生气。”

云金低头不言。

“生气了我就……我就自残。”杨可作势要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

云金抬眸,伪装出来的黑眼珠刹那间血红一片,离杨可的手只有几厘米的刀瞬间消失,周身气势如刀锋般危险,冷声说:“不行!”

杨可耸耸肩,收回手,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那你要说实话。”

吸血鬼少年眸光一转,漂亮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眨不眨无辜地看她,一句话不说,全身散发着被人欺负了的可怜气息,而欺负他的恶霸就是他面前咄咄逼人的女朋友。

杨可和他都是“老夫老妻”了,自然不吃他这套,“装可怜对我没用,如果我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要怎么走未来的路呢。而且我很怕你又瞒着我,把我送到陌生的地方远离你,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话到最后,她声音哽咽,扁起嘴垂下了脑袋。

云金顿时不知所措,紧紧拥住她,柔声说:“不会了,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怀里传来低声抽泣的声音,云金见不得她伤心,只好老实交代:“边幅是去找人了。”

杨可抽着鼻子问:“找什么人?”

“女巫。”

“找女巫做什么?”

“……我想得到能让我变成人的药水。”

杨可仰头,脸上干干的,目光灼灼,“你想变成人类?”

“嗯,”云金轻柔地整理着她的头发,“我想永远陪着你,做吸血鬼的日子让我觉得厌烦,比起棺材,我更想和你一起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每天迎着朝阳,看着你醒来。”

杨可定定地看着他,突然快速地亲了下他的嘴唇,在云金反应过来之前,爬下了沙发,跑到卧室去。

半晌,她回到客厅,手里攥着一个尖底钻石形状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淡红色的液体。

为了让这瓶药水的来历靠谱一些,她特意给自己编了个身世,“其实我奶奶就是一位隐居的女巫,小时候我见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人来找奶奶,吸血鬼我也见过,所以第一次见到你们我才不会害怕。”

云金静静地听她说完。

杨可怕露馅,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做忧郁状仰望天花板继续编:“我奶奶平时也兼职算命,她算出我未来的姻缘坎坷,所嫁非人,去世前把这瓶药水给了我,说未来我会用得到。”

“这瓶药水是……”

“让边幅回来吧,奶奶给我的就是变人药水。”

云金接过玻璃瓶,疑惑道:“女巫是家族延续的,她们的后代应该也是女巫吧?”

杨可扣了扣手,“呃,我们这一代反对封建迷信,崇尚科学,所以不学这个。”

云金打开瓶子,没有犹豫,仰头饮尽里面的液体。

杨可紧张地看他,着急问:“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就是有些……困了。”

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头脑也开始变得不清醒,不久,他握住杨可的手缓缓倒了下去。

第45章

杨可把云金搬到了她的单人小床上,他足足躺了四天,期间杨可无数次把系统揪出来质问它是不是卖假药给她了,系统一再保证它是诚信商家,让她耐心等待。

云金喝下药水后,皮肤就变回了原来的苍白,嘴唇鲜红如血。

随着时间推移,死人般惨白的皮肤慢慢接近人类的肤色,嫩白的肌肤下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他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

杨可在床边守了四天,到第四天晚上,云金终于有了动静,蒲扇似的睫毛抖动几下,之后随着眼皮的张开缓缓扬起,露出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如黑曜石般美丽闪耀。

他坐起身子,迷茫地看向四周,似在疑惑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杨可试探性地出声:“云金?你还记得我吗?”

云金将视线转向她,嘴角扬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可可。”

杨可放下心里的担忧,扑到床上抱住他,“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变成人之后失忆了呢。”

云金木然看着自己的手,“我,变成人类了吗?”

“嗯,瞳色和肤色都正常了,我们成功了。”

“那真是太好了。”他语气淡淡,听不出多少欣喜。

杨可从他怀里出来,不解道:“你好像并不开心。”

“没有,我很高兴,”云金笑笑,“只是魔法和力量消失会让我没有安全感,适应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真的吗?你如果后悔了,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变回吸血鬼。”

系统商城里既然有变人药水,肯定也会有变吸血鬼药水,大不了多付一点积分,她买两瓶,他们俩一起做吸血鬼。

杨可心里计算着自己的积分,此刻完全想不起她还要攒积分回家的事。

“不要,”云金凑近她,细细密密地在她脸上亲吻,“我不要变回去。”

“我是说你后悔的话……”

云金打断她:“不后悔。”语气坚决,眼神坚定。

杨可依偎着他道:“在这里没有安全感,我们可以回古堡生活,我会一直陪着你,怎么样?”

云金用一个热情的吻回应了她。

几天后,边幅出现,带回了女巫的消息,却看到已经变成人类的小主人和那个女孩重新走到一起。

两个恩爱的背影和多年前那两个身影重叠,边幅释然,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带着两个人回了古堡,云金变成人后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由边幅带路。

遮掩古堡的森林里有许多危险凶猛的野兽,边幅一路神经紧绷地护送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直到杨可随手定住一只黑熊,并且一拳打飞了它,边幅才放松了神经。

“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巫的后代。”

“原来如此。”

边幅深信不疑,怪不得她能安然无恙地穿过森林走进古堡。

从此杨可瞎编的身世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真相,没有人怀疑过。

回到古堡的生活和以前一样,每天喂喂鸡,晒晒太阳,绕着古堡散步。唯一不同的是云金从五层搬到了二层,跟杨可同住一个房间。

两人闲着无聊,又把古堡休整了一番,杨可喜欢田园风格的装修,整个房子都要改,他们多次下山采购心仪的东西,装饰他们的家。

这几个月是云金最幸福的时光,每天醒来第一眼看到心爱的人,送出今天的第一个吻,为她做早饭,和她一起喂鸡……说起鸡,杨可最近照顾起它们可是相当尽心尽力,起早贪黑,某天云金忍不住问她:“可可你不是很嫌弃它们吗?”

杨可无辜道:“谁说我嫌弃它们了,我可是很期待这些鸡崽崽们长大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