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1 / 2)

在成羊出现以前,他们不也是靠石器战斗的吗?既然他们手里的石器可以猎杀野兽,那么想要杀死那些鳍鲮部落的入侵者也不是什么难事。

炎一声令下,众人拿起自己往日的武器,站在城墙上,同那些爬上来的鳍鲮部落族人作战,不少人被他们砍伤推了下去,可他们同样也有很多族人受伤跌落城墙。

甚至因为鳍鲮部落用的是青铜器,他们九黎这边的族人损耗得比鳍鲮更快。

眼看身边的族人越来越少,而他们手里的武器越发沉重。太累了,他们作战了好长时间,一直没有停歇,而对面鳍鲮部落仗着族人多,轮流着上来,这样下去,他们就算不被对面打死,也要被他们耗死。

看着城墙上的九黎族人反抗力度越来越弱,鳍鲮部落首领嘴角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然后下一秒,他瞳孔放大,不敢置信地垂下头,胸口处居然被一支箭贯穿。

他倒了下去,双眼死死地瞪大,无法理解这穿透他身体的箭矢是从哪里来的,九黎部落不是的箭矢不是已经被他们耗尽了吗?

可惜,他无法知道这个答案了,躺在城墙下,双眼最后看到的便是冬雪后透彻明丽的天空,还有余光中突然出现的人影

首领,好像上墙的人便少了?

又砍到了一个敌人,九黎族人累得气喘吁吁,他以为接下来自己可能也要倒下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这时要是鳍鲮再爬上来一个,怕是只要稍微推他一把,就能让他倒下。

可他没有等到敌人,久久没有人上来,累极了的他坐在地上,后背靠着城墙,看向身边同样累瘫的炎,除了累,他们身上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却流了不少血,两个人此刻仿佛已经成了血人,既有自己的血,也有敌人的血。

炎缓过气来,扶着城墙,努力站了起来。

城墙下的鳍鲮部落族人一个个地倒下去,他瞪大了眼,是成羊!成羊回来了!

炎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想要勾起一个笑,然而心里一松,眼前发黑,一头栽倒。

首领!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炎都不知道,但他再次醒来时,鳍鲮部落已经不在了,及时赶回来的程扬带着他找到的帮手,将盘踞已久的鳍鲮部落赶了出去。鳍鲮部落的大部分战斗力都消陨了,还有一股汉子见力不能逮便逃脱了,程扬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而是看着他们离去。

这一战,往日强盛不已的鳍鲮部落彻底衰败下来,部落里大部分的汉子们战死,活着的大部分族人都是老弱病儒,还有很少一部分侥幸逃回去的汉子,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元气大伤。程扬没想对战败的鳍鲮部落做些什么,主要是目前的鳍鲮部落看起来委实太过凄惨,这样的族人结构,他们连每天狩猎获得食物都成了巨大的挑战,而没有足够的食物则要面临着生存危机,更别提随着鳍鲮的没落,往日受它欺压的那些小部落现在都进行回踩。

尤其是南部那些部落,毕竟他们可是差点被鳍鲮部落害得灭族,心里自然是存着怨恨想要报复。

虽然程扬及时带着人赶了回来,但是还是有不少部落族人在这场战争中受了伤,大多数人身上都挂了彩,甚至还有一些人伤势太重而无法医治去世。

部落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哪怕战争赢了,族人也感受不到丝毫的高兴,有的只是失去族人的悲痛。如果可以,他们宁愿不要战胜鳍鲮这个庞然大物的荣耀,而是让那些逝去的族人归来。

成羊,你长大了很多。炎看着眼前这个挺拔的身姿,面色复杂,悲伤和激动掺杂,但更多的是欣慰。他一直都很信任成羊的能力,但以前的成羊虽然睿智而有宿慧,但行事还是透着一股稚嫩,毕竟按年龄他终究是个孩子。可这次归来,成羊的模样气质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看着眼前这个黑了不少的少年,他的背脊宽厚了不少,看起来更像是个成熟的汉子了,炎暗自点点头,如今的成羊行事稳重老练,而且据他观察,便是他带回来的那些外族之人也是对成羊十分信服,这让他安心不少。

要是有一天他忽然不在了,部落里也有了一个可托付的人。

程扬心里也不好受,在九黎待了这么多年,身边的族人对他一向是关爱有加,看着他们忽然离去,心里空落落。不仅如此,首领如今看上去苍老了很多,明明他走之前还是一副意气风华的模样,眼睛发热,总觉得嗓子堵得慌。

首领,你别想太多,安心养伤,部落里需要你。程扬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试图喂炎喝下去。

这药汁散发着一种古怪的味道,程扬皱皱眉,脑子里想着各种调味的佐料,但炎却像感受不到它味道的难闻,直接接过陶碗,一口灌下。

放心好了,我呀还没活够呢,还等着看你将咱们九黎发扬长大呢,怎么可能就这么倒下!炎发出笑声,宽慰着眼前的少年人。

看他重新露出笑颜,程扬心里的的确确松了口气,他就担心首领想不开,如今能重新振作起来便好,只要心态好了,这身上的伤病反而更容易愈合。

等着炎闭眼歇下,程扬才拿着空碗离开。

等待他的是一个要重新起航的九黎部落。

第111章

日出,橙光显得格外温暖而不刺目,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生活。

平整开阔的农田里九黎族人动作熟练地进行收割粟米,将收割好的粟米放在一起,很快便堆成了一个小鼓包,立刻有人拖着小板车,将这队得高高的粟米堆往部落族地送去。

在归去族地的途中,小板车经过一块半坡平原,上面长满了绿荫嫩草,几个头上扎了羊角辫的孩子在那里撒欢欢呼,仔细一看,一只只白绵绵的小东西被他们撵走跑,原来是山羊幼崽,在捣蛋孩子的捉弄下,惊惶得咩咩咩直叫唤,让那些孩子兴奋地大喊大叫,魃陀看不下去了,扯着嗓子大喊一声,你们几个不去上课在干什么呢?!

见是魃陀发现了他们,这下几个熊孩子倒成了刚刚那受惊的小羊羔,惊呼一声掉头就跑,生怕被这个黑脸的大汉捉了去。看着跑得飞快的孩子们,魃陀既好气又好笑,先是上去安抚地摸了摸那受惊的小羊羔,然后再推送手里的板车回部落。

自从那次和鳍鲮部落打战后,密林周边的几个部落进入了和平发展时期,各个部落为了恢复元气,都不再挑事,一时之间倒是让邻里关系好了不少。其实主要还是有他们九黎在这震慑着,因为鳍鲮战败,让九黎部落直接成为了密林远近最大的一个部落,就连那鲲湖部落,对上如今的九黎也不敢挑事,而有程扬在的九黎部落,自然是想要赶紧抓住机会来搞发展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