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杀出个真千金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50(1 / 2)

“等等,”兰庭愕然,她半坐起来,推了推薛珩:“这么说来,公主不会是为此才问我的吧?”

“你与巴陵公主才是挚友,还用得着来问我吗?”薛珩侧靠起来,手臂搭在她背后的栏杆上,手指轻轻掰过她的下颌,眉眼带笑。

兰庭抬起手,抵着下颌:“啊,我是糊涂了,不计如何,日后切莫提起此事。”

不计如何,这不是该他们插手的事情。

薛珩笑了起来,亲了亲她的额头:“都听你的。”

雾蒙蒙的雨丝淋在他的手上,他想起了遇见兰庭的第一面。

那时候,薛珩裹着一身的破棉衣,冰天雪地里,见着了一个小孩子,走过去,发现还活着。

他想,能这样活下来,也挺难得的。

现在想来,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就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兰庭。

找了个算命的,给小丫头摸了摸骨,已经五岁了。

估计是吃不饱,看着不大。

薛珩索性就说这是自己的小妹妹,倒是很多人都信了,他们也就一直兄妹相称。

救活了兰庭,没什么钱了,他要赚钱,就跑去给人家干活,什么样的活计都做过。

兰庭就小小的坐在台阶上,看着他们赤膊干活,后来,这么混下去不成办法,薛珩就投了军营去。

那里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甚至有很多人,连自己的名姓年岁都不知,为了谋得一口饭吃,就投军去跟着打仗。

起初,薛珩将兰庭寄养在一户人家。

谁知背地里,他们对兰庭并不好,甚至还总是欺负她,薛珩和他们打了一架,自然是头破血流。

薛珩遇见了一个年纪大的兵油子,又瘦又好赌,不过不是大赌,油滑得很,大家都叫他万胡子,一半都白了,可他说自己才三十几许。

万胡子凭着一张油嘴滑舌,愣是让人在军眷住的那片,帮他们买了一小间院子,这样兰庭住在那里,也有照应。

薛珩也不觉得兰庭这样,有什么不好,毕竟他们一直都是颠沛流离的,能有个住处就很不错。

兰庭学着做汤面,也会学两道精致小炒,这些军眷都是打天南海北来的,百家之长,兰庭跟着人家学,什么都会一点,缝缝补补,买柴劈柴。

万胡子死的时候,薛珩因缘际会,被人举荐到了陆崖面前,向他拜了师父学武,陆崖收薛珩为徒后,兰庭也被接到了陆府。

自然,期间也是因为陆崖对薛珩倚重的缘故。

他们是相依为命的,薛珩没想过自己娶亲,毕竟他的脊背上,是压着上百条的血冤,他不想将这种沉重的仇恨,强加于任何人的身上。

但是他却想过,兰庭日后嫁了人,遇人不淑怎么办。

就是等他八十几岁,若是有人给兰庭不好受,他也要打上门去,想想还怪有意思的。

她如花似玉的长大了。

他饶是有些粗枝大叶,想到以前家中的姊妹,看见了那些高官的小姐,他想,兰庭这样清透可人的女儿家,天生就该过那样清贵的日子。

既然没有,就由他来给她。

他低着头蹭着她的头发,还能怎么办呢,谁让她是兰庭呢,鉴于这些年的经历,他要珍惜兰庭仅有的天真。

不日,宫里也出了件喜事,秦怀龄被册封为了太子。

趁着这个好日子,太常寺卿夫人托人上门,为自家长子提亲。

冰人笑呵呵的走出大都督府,上车前不经意地回头,望着卫兵森严的门第,心里也道,是了,有那么一位大都督夫人的县主姐姐做靠山。

还能出现在巴陵公主的花宴上,在任何人面前也不落了怯,谁家不愿意娶了回去呢。

这门亲事做的得了,他们也算是和薛家搭上点交情了。

这冰人她是极乐意来做的,只可惜,自家没有适龄的儿子。

杜夫人的眼光,果然是练到家了,倒是毒辣。

兰庭问过了谢明茵的心意后,就做主应了婚事,一切都水到渠成,等谢明茵发嫁后,她就要随薛珩去镜州了,约莫是要一两年的。

他们临走前,应召进宫拜别帝后。

“薛兰庭。”身后传来秦怀龄清朗的一声。

兰庭回头看了他一眼,秦怀龄却只是朝她,清浅地扬眉笑了笑,说了一句:“保重。”

“是,”兰庭也回之一礼,福身道:“多谢太子殿下。”

秦怀龄站在台阶上,脸上浮现出浅淡的笑意,太子殿下……他啊,已经是储君之尊。

遥看薛珩和兰庭的背影,在斜晖脉脉下并肩而行,巴陵公主道:“三皇兄,你后悔了?”

“嗯,你猜。”他歪了歪头,淡而无味道。

但他知道,如果真的得到了薛兰庭,他大概就失去兴趣了。

他只是,喜欢她不喜欢他的样子,喜欢她喜欢薛珩的模样。

别回头,回头就不喜欢你了,他欣赏的,就是她义无反顾的背影,就像是那说书人口中的传奇,没有任何谋算与计较。

谁不愿意,那美满的结局,是自己推波助澜的呢。

就此,薛珩与兰庭又去了镜州坐镇,到了镜州不久,巴陵公主写信来说,连氏长女连清湘被册封为太子妃。

信中道,她还算是他们的媒人呢。

原是在她与薛珩成婚之际,秦怀龄偶然见到了连清湘一面,便记得了她。

后来到了选太子妃之际,也因此对连清湘留了意,巴陵公主才来询问兰庭。

另外,巴陵公主做了女冠,想要来镜州走一走,也许会留在这里一段时日。

皇帝肯宠着她一辈子不成婚也无妨,秦怀龄是她嫡亲的皇兄,性子又是一向不羁的。

做了太子除了稳重些,似乎也没有大改变,当然肯纵着巴陵公主的。

这才是福禄深厚的金枝玉叶,不计是做什么,都是有人护着的。

小阁藏春,又是一年好时节。

正值东风上重楼,衣香鬓影,佳人袅娜,更是胜了一袭风光旖旎。

薛珩与兰庭走到楼阁上,但见春水映桃花,煞是多情。

他站在兰庭身后,看着她凭栏眺望江畔:“这风光看上去,比从前更好了。”

“是啊。”兰庭闻言回眸一笑,飘逸空灵,风华自足。

他几乎看得发怔了。

只愿年年岁岁的这般过下去,只愿这个人长长久久的在身边。

长相守,不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算是完结了,后面是几年后谢如意视角的小番外,鞠躬抱抱转圈圈,感谢亲爱的小天使们,陪伴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包容了狗作者这么多。

卑微的问一句,要不要收藏这只银灯。

下本填之前开坑的《阿靡》,有兴趣可以看下。

再为预收栏的崽崽吆喝下,预收文《病娇小国舅的白月光》,还有其他正在存稿的预收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第87章番外·如意

再次见到谢兰庭,是在赵如意离开盛京,四年之后的一艘船上。

去跟着丈夫去经商路上,听说经过附近的一座佛寺,行商的是最信奉这些的,他们最近做什么都不打顺利,所以打算专程前去拜一拜。

昨日,船上突然卫兵把守森严起来,想来是来了什么大人物。

赵如意起初没有在意,直到看见听见有人说了句:“红霜,快来,夫人找你呢,小公子要吃的果泥捣好了吗?”

傍晚,皓月高悬,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江面,许多人都出来看月亮,和他们住在最便宜的船舱不同,这些吟诗赏月的人,都是附近的文人墨客。

这其中,最不同的,是她与对面不远处,被侍女围绕的女子。

女子抱着孩子在念童谣,轻声细语,语调软又俏皮,“月亮月亮爬上坡,泉水泉水亮莹莹,阿里里,阿里里,娃娃抬头天上看,白白的月儿……”

赵如意看着旁边的人,卑微地笑着,朝他们示好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弱弱地试探了一句:“谢……兰庭。”

“嗯?”兰庭稍稍侧过头,神情温柔,眉间不掩疑惑之色:“你是?”

碧釉打量了赵如意一时,讶然小声道:“夫人,是原来谢家的二小姐。”

赵如意愣了愣,二小姐?

这个称呼她是太久没有听见了,在那个厉害的嫡母手下,她是大丫头,是不争气的,是私生的,是各种没有脸面的。

“是你,谢如意?”谢兰庭眼底波澜起伏,她只是很惊讶,谢如意看起来沧桑了太多,她并没有少年时的美丽了。

赵如意一路跌跌撞撞,吃尽了苦头,尝尽人间辛酸,她方知,兰庭曾有多难,她曾有多可笑。

她的苦难来的太迟,在她美貌年华完全长成之后,只会遭受到摧残。

谢兰庭让人将孩子抱回去,自己与她留在这里,三四步之外就有侍卫,她倒也不怕她会怎么样。

当初赵如意趁着暮色,离开了她长大的盛京,坐着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身后是变黑的山峦,头顶上是星月齐上,万家灯火已经远去。

她不甘心,自己一身的才华,难道就要埋没了吗。

赵如意惨然一笑:“是我,不过,我现在是赵如意了。”

这个令她憎恶仇恨的姓氏,她曾经无数次不想承认,自己和那个男人有关系,自己是他的女儿。

“也对,你父亲是姓赵的。”兰庭神情自若,仿佛已经忘了她那个姓赵的父亲,是怎么死掉的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