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1 / 2)

.

风间和川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冰水淹没头顶的一瞬,他仿佛沉入了深海,看着眼前的光芒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无法喘息,连声音也被隔绝,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冰冷与黑暗。

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冰冷的水中浮沉,虽然极力挣扎,但却始终无法逃脱。

直到一道光芒忽然亮起,驱散了海水中的黑暗。

再睁开眼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熟悉而陌生的天花板。

风间和川的思维停顿了两秒,继而认识到这里是自己的家。

多年前风间和川在异能特务科工作时一直是居住在这里,不过自从四年前叛逃后,这里就被异能特务科的人监视了起来,风间和川也再没来这个地方。

今年他虽然回到了横滨、职位恢复后这幢建筑随之解锁,但风间和川还是和以前一样待在占星事务所。算起来,这还是风间和川时隔四年第一次回到这栋房子。

醒了吗?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风间和川坐起身,看到了坐在书桌前的太宰治。

港口黑手党的前干部穿着件白色的衬衣,外面仍旧是那件马甲。

他合起手里的书抵在身前,鸢色的眸子在晨光下显得格外好看:感觉怎么样?昨天喂了你退烧药,不知道有没有起效果。

你风间和川话还没说出口,先被喉咙里传来的干涩感弄得皱了皱眉。

他顿了一下才说: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太宰治起身倒了杯水递给他,耸耸肩:这可不是该对救命恩人说的话。

青年在坐到床边,伸出三根手指在风间和川眼前晃了晃:第一,昨天你在水里昏迷之后是我帮你做的人工呼吸。第二,之后也是我把你带到这里,还照顾了你一晚上。

占星术师穿着件睡衣坐在床上,手里捧着水杯。凌乱的浅茶色发丝搭在耳畔。或许是病还没有完全痊愈的原因,他的肤色比缠在肩上的绷带还要白上几分。

室内暖色的光线也没法让风间和川身上的寒意消退几分。

青年微微低着头,脖颈勾出一道显得很是脆弱的弧度,让他看上去有种近乎易碎的艺术品般的美感。

你现在不该对我表达一下谢意吗?

风间和川喝水的动作一顿,仔细回忆了一下想到自己昏迷之后好像确实有感觉太宰治给自己渡气

他下意识看向太宰治的嘴唇,而后移开视线:谢谢第三呢?

第三,昨天晚上你不知道把我认成了谁,拉着我不肯松手,非要我陪你一起睡

太宰治说到一半,收到了风间和川带着杀意的注视,只好摊手:好吧,只有几分钟。不过我辛辛苦苦地照顾你却被误认成其他人,你不该赔我精神损失费吗?

风间和川仍旧怀疑地看着他:我可不认为我会拉着谁不肯松手。

太宰治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不过他也看出来,风间和川不像是在说谎。

这就有意思了。

太宰治按下疑惑,换了个话题:A组织的人似乎已经逃跑了,不过异能特务科那边联系了港口黑手党的人封锁了出境通道,所以现在他们应该还留在横滨。

风间和川点头。

异能特务科向港口黑手党颁发《异能开业许可》后,一方面港口黑手党有了正当的存在理由,另一方面,他们也算是和异能特务科达成了最低限度内的共识。

异能特务科会在一定程度上默许港口黑手党的部分犯罪行为,甚至为港口黑手党开绿灯。而同时港口黑手党也会配合异能特务科的工作比如现在,在追捕A组织的事件中,港口黑手党会为异能特务科提供助力。

这次有异能特务科和港口黑手党联手封锁,A组织想要逃离横滨简直难如登天。

风间和川拿出手机,给秋山仁太发了信息过去。

对A组织仍在逃亡中的几位核心成员的追捕不必继续。

既然A组织的人仍旧留在横滨,那只要有风间和川的异能力在,稍后只需要从A组织剩余的成员中问清那几位高层的个人信息,异能特务科不需要派出多少人力,轻易就能让那几个逃犯自投罗网。

太宰治看着他发短信,猜到他要做什么,也没打扰。

青年无所事事地坐在床边,目光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后忽然注意到了放在桌上的一个玻璃相框。

相框的样式很简洁,没什么装饰。

太宰治走过去,把它翻转过来,发现这似乎是风间和川十几岁时的相片。

上面的背景是在横滨郊外某处海岸边。

留着浅茶色长发的少年站在围栏边,望着远处的天空,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种耀眼的颜色。

这张照片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但太宰治却莫名感受到一种违和感。

他盯着照片看了数秒,才忽然意识到他感受到的怪异的源头。

从构图上看,这张照片的中心既不是风景也不是风间和川。

非要说的话,就仿佛是风间和川的身边还应该站着另一个人。

第85章

太宰治猜测这张照片对风间和川而言应该很重要,不然也不会特意放进相框里。

他回过头,看到风间和川已经发完消息,指指相框问他:这是什么?

风间和川目光触及那个相框,先是愣了一瞬,而后似笑非笑地说:那是神的相片哦。

神?太宰治挑眉看他。

风间和川起身下床,走到衣柜前花了点时间才勉强找出一套能穿的衣服。

他接着道:现在神消失了,所以相片上的影像也就不存在了。

所谓的神不过是个恶劣又自说自话的骗子,只能让人徒增痛苦。

风间和川想。确实是这样的。

他多年前遇到的那位神明告诉他,只要活下去就一定能找到生命的意义、得到救赎。

然而那不过是骗人的空话,如同理想二字一样,是只会让人葬送一切的口号。即使活下去,出现在眼前的也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多年前神消失后,对方存在的痕迹被某种规则抹消,与之相关的记忆变得模糊,留存下来的影像则如同相片上那样,直接变成空白。

到现在,风间和川对那位神明的记忆已经所剩无几,唯一记得的也就只有对方满嘴的谎话,以及自己被剥夺了死亡的权利的事实。

因为对方的存在,他即使对活着这件事感受不到丝毫喜悦,也无法通过任何方式死去。

这也是风间和川不再尝试自杀的原因。

恶劣神明大人吗?那还真是不可思议。太宰治饶有兴致道。

他看了眼正在换衣服的风间和川,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风间和川扣上最后一颗纽扣,走到太宰治身边从对方手里拿回相框直接扔进垃圾桶,抬头看他:我要回异能特务科,你还有什么事吗?

太宰治摊开手:没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